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是匹狼前夫勿扰最新章节
他是高高在上的名门公子,他娶她不过是为了羞辱她,结婚半年,他夜夜滚床单,可,陪他一起滚床单的却从来..

88必发娱乐平台

文 / 阿伊
总裁小说网

2064总裁是匹狼【006】江君越的手落在了衣服上,一件一件的脱去。http://Www.Zk258.Com外衣。外裤。“小越越,你也有今天呀。”洛启江兴致勃勃的紧盯着江君越,因着有桌子挡着,所以,也就只有他才有机会近距离的看着江君越的肌理线条,“啧啧,你不当牛郎真是可惜了,赶紧的,快上场。”江君越里面果然穿的是三角子弹内`裤,露出他修长有力的两条长腿,这次他真的赌到了,江君越那小身板真的是太耐看了。“不急。”却是这时,江君越慢条斯理的说了两个字,居然是一边抬腿一边褪下了……洛启江揉了揉眼睛再揉了揉眼睛,他没看错吧,天,江君越脸冲着墙的方向居然是正在脱他的三角子弹内`裤,“江君越,你脱上瘾了?想裸着上场?”洛启江真的被**了。

“你才上瘾了呢。”随手将才脱下的子弹内`裤一团就塞进了扔在桌子上的裤子口袋里,然后,他从容不迫的拿起那条外裤套在了身上,只露出精健的上半身,不带任一丝的赘肉,漂亮的肌理线条在霓虹灯光的闪烁下格外的惹人眼目。“江君越,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洛启江的眼睛都绿了。“说好可以留一件的,洛哥,不要告诉我你不会数数,我全身上下现在分明只一件,是不是?”江君越黑眸闪过笑意,愿赌服输,玩得起就输得起。洛启江无语了,眼看着江君越大大方方的走进舞池,动作优雅而热烈的跳起了恰恰,天,他的动作真漂亮,标准而唯美,舞池里,很多人都是停下来在看他一个人的表演,让洛启江一直等着的他的出洋相终究是根本就没有发生。

那一场的舞曲,仿佛是为江君越而精心准备的一样,一曲终了,江君越不疾不徐的走回位置上,酒已醒了大半,“怎么样,还要赌吗?”赌个鬼,他才不要赌了,“行了,我送你回去吧,不然,你老妈又要找我要人了。”“她找你了?”又是端起了一杯酒,江君越的目光全都在杯中的酒液里,上一次回来,若不是被贺之玲给算计的喝了那杯东西,他也不会被关了那么久。还有江涵予,他居然这一次配合了贺之玲一起骗自己,说什么老爷子病重,压根没有的事儿。

“没,我这不是以防万一吗。”江君越放下了酒杯,目光若有所思的紧盯着杯中残余的酒液,脑子里总有一些连不到一起的片断,她喜欢陆文涛?不。猛的一拍桌子,江君越激棂站了起来,脑海里倒带一样的闪现着他第二次去巴黎时看到蓝景伊时的每一个画面。不。他还是不相信,怎么也不相信。可是,派到法国去的人带回给他的消息全都是蓝景伊真的跟陆文涛在一起了。她甚至于没有给自己一个解释,只是寄回了那两张卡就彻底的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若是她真的喜欢陆文涛,为什么会保留自己的第一次一直到给了他呢?还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于在巴黎那家小酒店的最后一次……她的反应,明明是那么的真。

她喜欢他。江君越的拳头越攥越紧,一定是因为什么原因才逼着她说出了那样的话,上次是贺之玲,那这次是因为什么呢?手背上的青筋突突直跳,他真傻,他怎么就信了呢?男人的自尊心,是的,他在听到她说她喜欢陆文涛的时候他就介意的不得了,就是那男人的自尊心让他居然就信了。不可能的。江君越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打给了蒋翰,“帮我订去巴黎的机票,我要最早最快的航班。”一定是哪里出了漏洞,他要去找她。挂了蒋翰的,他就打给她,可是,回应他的始终都是你所拨打的手机已关机。

大晚上的,再过几个小时天就亮了,江君越却跳上了车便往公司的方向驶去,“小越越,你这是要去上班?”洛启江追了出来,“你们家老爷子要是看到你这么勤奋,他一定乐死了。”“滚。”江君越脚一踩油门,把车速飙到了最快,他要去找她,一定要找到她亲口问个清楚。他真傻真笨,什么也没问,就凭她那么几句话,他就信了她和陆文涛的关系。此时的他越想她和陆文涛在一起越象是在演戏,两个人虽然很贴近,可是,最多也就是拉拉手挽挽胳膊什么的,那能代表什么呢,以前他们还是夫妻呢,可那关系还不是有名无实,该做的一样没做。

车子越开越快,他要在临行之前把公司的一些事务都处理妥当,以免让江家的那几个虎视耽耽他这总裁位置的堂兄堂弟抓到把柄,坐上江氏总裁的位置并不是靠运气,而是靠他自己的实力。江氏大厦停车场,江君越停了车便走向了负一层的电梯,就在他的车刚刚停下一分钟后,另一辆玄黑色的法拉利在停车场上一个漂亮的倒U型便稳稳的停在了江君越的车旁,一个人跳下了车,站在那兰博基尼的车身前静静的看着江君越才坐过的位置,那小子好象是嗅到了什么气息。

一夜未睡,江君越以超然的速度处理着手头上堆积的工作,一大早,秘书一进了外间就大呼小叫的,“快来人呀,总裁办公室被盗了。”江君越伸手揉了揉眉心,看来真不能开夜车,偶尔开这一次就被当成是盗贼了,他悠然的拿起桌上的内线电话,好在秘书小姐接电话的动作不慢,否则,他真想立码就辞了她,“是我在办公室,叫保安该干吗就干吗去。”她不累,他嫌累了。“是……总裁,我马上吩咐保安该干就干吗去,总裁,你今天来得真早。”不是早,是一夜没睡。

“哐啷”放下电话,瞟了一眼还没处理的文件,已经没多少了,他都要一一的处理好,蒋翰那边已经来电话了,因着上次替他办了去法国的长期护照,所以,他随时可以去法国,只要能定到机票就OK了。心,在这一刻就飞了起来,他想飞到她的身边。虽然不能十分的确定那一晚的蓝景伊是在演戏,但是直觉告诉他,一定是的。那丫头,总是把所有的事情都一个人扛下,可她是女人,女人就是女人,该扛起天的应该是他这个男人才对。天早就大亮了,大半个上午已经过去了,蒋翰的手机终于打了过来,他接起,劈头就问,“几点的飞机?”“江总,可不可以先听我说完一件事情后你再决定要不要再去法国,我觉得你真不值得去。

”“说。”江君越咬牙切齿了一个字,眼皮却突突的跳了起来,似乎,蒋翰即将要说的事儿一定是让他难以承受难以置信的。“她和陆文涛已经复婚了。”蒋翰低低的说过,便不再言语了。手机两头一下子都静了下来,那般的静让蒋翰甚至觉得呼吸都有点困难了,江君越一不说话就代表他要发火了,“江总,我先忙去了。”蒋翰硬着头皮说完这句,随即,迅速的把电话挂断了,他怕他再多停留一会儿,手机彼端的那个人的火气会连着他一起烧伤,他只求自保。手里的手机狠气的一甩,随即便被掷在了墙壁上,再沿着墙壁滑落到地板上,江君越第一次觉得自己这样傻,他真傻,他居然就信了她了,如今,她和陆文涛又是夫妻了。

丈夫。前夫。如今,陆文涛又回到了最初的位置上,她的丈夫,是她名正言顺的丈夫,而他,在她的世界里哪里又有过合理合法的位置呢,半点也没有。“呵呵……哈哈……”手一推,桌子上所有的东西全都尽数的落了地,那一声声的巨响让外间的秘书吓得全身如筛糠一样的抖了起来,说什么也不敢冲进来看他怎么了。江君越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为自己在酒吧里突然间的‘顿悟’而只觉得悲凉,可笑。他就是一个傻瓜,彻头彻尾的傻瓜。蓝景伊,你到底在玩什么?你怎么让我越来越看不懂你了呢?女人,真的是碰不得的,碰一个,让他悔一辈子。

他拿起吧台上的酒,又开始喝了起来,只想喝酒,什么事业,全都不想管了。一瓶酒喝完,又是一瓶酒入腹,他喝多了,可是,为什么头脑还是这样的清醒呢?还是想去巴黎,很想去。他喜欢那辆房车,还想着就用那辆房车带着她一起去周游整个欧洲呢,结果,那个陪在她身边的人是陆文涛而不是他。从办公室喝到骚动,渐渐的,他有些支撑不住了,昨夜的一夜未睡让江君越终于倒在了骚动包厢的沙发上,沙发一旁的茶几上,是一只只或横或立的酒瓶,一个又一个。

包厢里一片静谧,只是浓浓的酒香飘溢着,包厢的门被悄悄推开,一个女子悄悄的闪了进来,随手悄无声息的反锁了包厢的门,这才大步的朝着昏昏沉沉醉沉了的江君越走去。她一定要嫁给他,这一次,他逃不掉了,任他再聪明也逃不掉了。轻轻的一笑,女子蹲在了沙发前,白皙的手指轻轻抚过江君越的脸颊,她终于可以摸到他的脸了,那触感真是该死的好。她爱他,她等了他有多久了呢?久的,让她甚至忘记了那漫长的年年岁岁。红唇,印在他的唇上,他的唇真软真薄,若是他肯吻自己一下,那滋味一定很美妙。

手指一颗一颗的解着他的衣扣,很快就露出他精健的古铜色的胸肌,她的手落下去,贪婪的抚过他的每一寸肌肤。“伊伊……”突的,一道低喃的声音响起,女子的手激棂一下移开,惊恐的盯看着江君越的那张俊脸,真好看。江君越昏昏沉沉的睡着,他好象是梦到蓝景伊了,她抚摸着他的脸,再抚过他的胸口,所经,那手指带起的温度仿佛要将他的身体灼伤了一样。那梦,是那样的美好,美好的让他再也不想醒来。眼看着他越睡越沉,长长的睫毛停在那里不动了,洛美薇才长舒了一口气,“越越哥哥,我喜欢你。

”他好沉,她吃力的褪去了他一身的衣物,就连那条三角子弹**也不放过,直到他全身都光了,她这才满意的膜拜着他的身体,从抚摸到亲吻,落在他的肌肤上是一个又一个的唇印,红红的,那样的清晰,在她眼里又是那样的漂亮。若是他醒过来真的要了自己该有多好,可……洛美薇微微的叹息了一声,随即拿起桌子上还残留的一杯酒一口喝了下去,这才不疾不徐的脱了一身的衣物。他现在不要她不要紧,总有一天他会要她的。到时候,她会让他乖乖的娶她,爱她。

哼,她想要的东西一定要得到,她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娶了那个蓝景伊的,那个贱女人,哪有她一半好呢。一身的光`裸,洛美薇挤上了沙发,柔软的身体贴上了江君越的,手环搂着他的蜂腰,闭着眼睛享受着与他一起的时光,那样的美好。只要过了这一晚,只要她拿到了那个孩子,到时候,再加上贺之玲的帮助,他娶她不过是水道渠成的事情。洛美薇越想越兴奋,她好喜欢他呀,从小就喜欢了。小时候每一次玩过家家,她都争着抢着要当他的新娘子。他不记得了,可她却记得清清楚楚。

“江君越,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她的唇印在了他的背上,深嗅着他的气息,洛美薇渐渐的睡得沉了。那一夜,就在酒气中两个人一睡睡到过了午。宿醉后的头痛让江君越揉了揉眼睛,半晌才略略清醒了些,睁开眼睛,原来他还在骚动,可是下一秒钟,江君越‘腾’的就跳了起来。他的衣物,此时全都在包厢的地毯上,左一件,右一件,飞的乱七八糟,到处都是,而刚刚,他从身上扒开的那只手,天,那是一只女人的手,那么小,那么白皙,只能是女人的。

江君越吃惊的转身,“谁?”布艺的红色沙发上,洛美薇安静的睡在上面,全`裸的造型让她看起来就象是一个睡美人,她的身材一向都好,他知道,可是,他对她真的没感觉。若是对美人都有感觉,那他不是要爱尽这天下的美女了?可是这世上美女很多,多到数也数不清。但是,美又有什么用,他看着没感觉不来电,再美也没用。江君越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迅疾的穿上了裤子,以免自己揪起那个女人的时候再被她欣赏一遍身体,他的动作是那样的快,快的甚至在拉上裤子拉链的时候腿也微微的颤抖了,那颤抖不是因为他怕了洛美薇,而是因为他视线所及中自己身上一个又一个红色的吻痕,也是这时候,他才发现洛美薇的身上也有,天,很多个。

那一个个的小红痕惹眼在她的身上,刚刚他还真的没看清楚,这一下往前一移,就看得十分清楚了。他和她做过了?他感觉到了一下身体,却实在是感觉不出什么。修长的手下一秒钟倏的掐住了洛美薇的脖颈,“你怎么进来的?谁让你进来的?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他想到了洛启江,一定是那个狗杂碎告诉洛美薇他在这里的,他早就该想到洛启江会帮着洛美薇对她不怀好意。“啊……”一声轻柔的低叫,随即,洛美薇徐徐的睁开了一双美眸,她眯着眼睛看向江君越,随手一推他,“别吵,我好困,好累。

”随即,洛美薇又闭上了眼睛。“洛美薇,你给我起来。”江君越如同拎小鸡一样直接就拎起了沙发上的那具女体,哪管她痛不痛呢,直接就掷向了墙壁,“你给我说清楚,你怎么进来的?”“啊……”洛美薇尖叫了一声,人也终于醒透了,“越越哥哥,我怎么进来的,你打电话让我来的呀,结果我一进来,你就把我……把我……呜呜,你特别的坏,你喊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却一直对我动手动脚,我推你你都不起来,江君越,我恨死你了,呜呜……”江君越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很疼,他也很清醒,可是,他怎么也想不起来昨晚上他喝醉之后都发生什么了,“我有叫一个女人的名字?”“是呀,叫什么伊来着,呜呜,江君越,你一定是把我当成你哪个相好的了。

”洛美薇吃力的从地毯上爬起来,恨恨的朝着江君越冲过来,粉拳如雨点般的直落她的胸口,“江君越,我恨你,我恨死你了。”江君越没吭声,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就任由洛美薇的拳头捶打在自己的身上,他昨晚好象真的做梦了,他梦见蓝景伊吻着他,摸着他,一下又一下……“啊……啊……”一声声的嘶吼,江君越如一头发怒的狮子,为什么会这样?一拳捶到墙壁上,这一拳要多狠就有多狠,红色的液体很快就从指节间流出,他流血了。却,还是不肯停下来的继续的猛挥着。

“越越哥哥,你别这样,你别这样呀,越越哥哥,你放心,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也不会缠着你的,我就只当昨晚上我做了有你的梦好了,等梦醒了,你过你的日子,我过我的日子,我们各不相干。”洛美薇死死的拉着江君越的手臂,她不许他那样疯狂的自残。可,江君越还是狠狠的又打了几拳,直到打累了,这才徐徐的坐倒在地上,原本黑亮的眸子此刻已经有些因**而浑浊,若是可以选择,他以后再也不来这样的地方喝酒了,要喝也是在自己的住处,要喝也会把手机电话什么的全关了,这样,即便是醉了也不会犯什么错误了。

“越越哥哥,你看看我,雨薇答应你,绝对不会说出去的,好不好?”洛美薇梨花带雨,眼泪一双双的往下掉,那样子,只让人心怜让人心疼。江君越的眉头皱了又皱,虽然对于洛美薇说的话一点也不相信,可她已经说了她不会缠着自己了,那也便罢了,不然,他能拿她怎么着?他怎么也要给洛家一个面子,从小一起在大院里长大的,算了,只要她不缠着自己就好,一伸手,猛的一推洛美薇,“把衣服穿好。”他不喜欢看她的身体,只是这样看着,他就觉得自己好象在背叛什么人似的。

可是,他这是在背叛谁呢?忍不住的嘲笑了自己一回,他刚刚脑子里居然一闪而过的是自己背叛了蓝景伊,他真是疯了,她都已经又成了陆文涛的妻子了,他却还觉得她是属于自己的。不是的。再也不是了。江君越静静的坐在原地,身前,洛美薇窸窸窣窣的穿妥了一身衣物,这才又走回到江君越的身边,“越越哥哥,我这就走,我走了,你就起来去医院包扎一下伤口好不好?你流了好多血。”洛美薇关切的看着他的手,红鲜鲜的,他是用了多少的力气把他自己个给伤了呢?“你走吧。

”江君越闭上了眼睛,“记住,我和你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否则,别怪我江君越对你不客气。”这一句,他说得极严肃极认真,就仿佛一块块极寒的冰洒在洛美薇的身上,让她冷极了。她咬了咬牙,“我答应越越哥哥的一定做到,越越哥哥,记得去医院包扎一下。”再一次的说过,眼看着江君越有些不耐烦,洛美薇这才不情不愿的走到了包厢的门前,随即闪身离开,一如她闪身进来的时候一样。包厢里又空了,空的只有了他一个人。江君越的心也仿佛被掏空了一样,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去。

这一夜,他会忘记,只为,他不想跟洛美薇扯上什么关系,一点也不要。仓皇的起身,离开骚动时,已经过了午,他饿极了,却什么也不想吃,跳上车飞一样的驶回了小公寓,进了小公寓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脱`了个精光,然后,拧开了浴室的莲蓬头,站在冰冷的水下一遍遍的冲刷着自己,他要把自己洗干净,把自己身上那一个个的唇印洗去,他讨厌那些印迹。一边冲洗着一边还在努力回想着昨晚上发生的一切,可是,有关他与洛美薇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他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说不定是那丫头骗她,他和她根本就什么也没发生呢,所以,他也不用自责,因为,他一直知道洛美薇喜欢他。喜欢一个人,有的时候难免会用一些非常手段的,就象是他对蓝景伊,第二次不也是用强了吗?天,他怎么又是想起那个无情无义的女人了呢。不该的,他不该再想她了。那一个澡,江君越足足洗了两个多小时,这才关了莲蓬头冲进了卧室的大床前一头栽倒在上面,转眼就闭上了眼睛,他想睡觉,因为只有睡着了才能让自己不去想他。可是,又哪里还有睡意呢?他呆呆的躺在那里,就如同一具行尸走肉。

突然间,就对什么都腻了。于是,江君越又恢复了老样子,脾气酸的臭的让人不堪忍受,好在,江氏的薪水一向比同一行的其它公司高出一个档次,所以,很多人还是选择继续留在江氏。忘了她吧,再也不要想她。………………法国。瓦伦索。蓝景伊成了那里一个旅行社的接待员,每天负责接待从全世界各国来瓦伦索看薰衣草的游客。安排好那些游客的起食饮居,吃喝拉撒就是她的工作。工作很简单,每天都是千篇一律的工作内容,可是她很喜欢,因为,工作之余她常常可以去到那种植着大片大片薰衣草的地方,她喜欢坐在那花海间,嗅着那花香,静静的去感受那分宁静的美丽。

那淡紫的世界,如今,已是她身心唯一的寄托了。宝宝,在一天一天的长大。她却在一天一天的思念那个男人。陆文涛说,若真的要江君越对她彻底的断了念想,若要他真的放弃了自己,那就只有一个办法。结婚。于是,她跟他登记结婚了。想想,却是那么的可笑。她跟他的每一次结婚,似乎,都是在临危受命之中。只是第一次,他是抱着报复她的心,这第二次,却是他真真切切的在帮助她,那是蓝景伊真的可以感觉到的。真的要离开江君越一辈子吗?分开的时间越久,她就告诉自己不可以。

她会想他,很想。还有,与陆文涛结婚,她的孩子就可以有了身份,而不是私生子的身份。她不要他的姓,到时,她的两个孩子会随她的姓。孩子落了户口有了身份,她会再和他离婚。那份离婚协议已经在结婚协议签好的时候一并的签了。签下自己名字的时候,连她都觉得自己残忍,可是陆文涛却还是签了。一晃七个月过去了,江君越似乎过得很好,她以为她再也不会有他的消息了,可是陆文涛他居然在每个月初都会准准时的把江君越的近照发给自己。她常常就拿着那些照片静静的坐在薰衣草的世界里,静静的看着他的俊容。

似乎瘦了。似乎看起来全身上下都写着生人勿近。可她相信时间会是最好的良药,很快的,他会走出去,去过属于他的幸福的日子。过了圣诞节,过了年,春天来了,万物复苏的季节,她的肚子也越来越圆滚滚了,好在,工作只需做一些抄抄写写再就是打电话的事情,所以,她还应付得过去。至于高利贷,她甚至在怀疑陆文涛已经帮她还了。因为,她一向有多少钱就转过去多少,有时候不够,可是那边也不催。等她还完了,她再把那笔应该给放高利贷的人的利息一并的算给陆文涛吧。

不想欠他的,如此而已。要生了,腿都开始浮肿了,她觉得自己就象是一只大笨熊,笨极了。那一天,蓝景伊正坐在外面晒着太阳,那暖暖融融的阳光让她薰薰欲睡。一道身影停在了她的身前,让她倏的睁开了眼睛,那是那一次的颜料事件还有闹肚子事件的后遗症,她总是会随时的处于戒备的状态,“妈……”却在看到眼前的人时欣喜的一笑,她跳起来搂住了蓝晴的脖子,“你怎么来了?”“要生了吧?你和君越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分了?”手轻拍着女儿的背,蓝晴又想开始她的碎碎念了,其实电话里已经念过很多次了,她却还嫌不够。

“妈,这孩子的事儿我不许你告诉江君越,否则,我就跟你断绝母女关系。”若是将来真的有一天她和他可以又在一起了,那么,她要给他这一个惊喜,现在,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平平安安的生下腹中的这两个宝贝。“唉,女大不由娘,我这当妈的说什么你也是听不进去了,可是生孩子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妈过来陪你。”算一算预产期,也就这几天了。蓝晴来了真好,至少,让她不至于紧张。女人第一次生孩子,真的会紧张的,好在,她还有妈妈在。爸爸还没有消息,可是,已经那么多年没有消息了,对于蓝景伊来说,她真的已经习惯了。

或者,他突然间的出现了,她倒是一定会不习惯呢。小小的出租房,不大,但是布置的很温馨,大床的一侧是两张小床,小床上还有一些小孩子的衣物,她也不知道肚子里的宝宝是男娃还是女娃,所以,衣服并没有买特别多,只是每一款都是两件一模一样的罢了,下班回来,就只是坐在床上盯着那些小家伙们将来会用的东西,她的心都会情不自禁的柔软着。离开他,可她还有宝宝们,他们,会是她的天和地,会让她坚强的活下去。“伊伊,饿了吧,妈炒了两个菜,好久没做了,手艺真差劲,你将就吃几口,饿着你没关系,可别饿着我的两个乖外孙。

”蓝晴把饭菜端到了桌子上,开始了对蓝景伊的碎碎念。蓝景伊这才走到了餐桌前,真饿了,所以吃什么都是香的,有妈妈照顾真好,她愉悦的吃着,突的,肚皮上鼓了一个包,“妈,又踢我了,呃,这下好疼,哪有这样做儿女的,居然一点也不心疼妈咪的。”“嗯,真是过份了,所以,等他们出来,我一定为我女儿出气,居然还踢我的乖女儿,无法无天了呢。”蓝晴笑着,有模有样的说道。人生,或者就是这样平平淡淡才是真吧。蓝景伊正把一口饭送到口中,门铃便响了起来,她这里,一向少人来的,“伊伊,我去开门。

”蓝晴起了身,便要去开门。蓝景伊的心却‘咯噔’一跳,这几天总是会想起之前妈妈住院的时候发生的事情,总是会想起那些红鲜鲜的颜料洒在妈妈的被子上,让她心惊肉跳,十分的不安,“妈,先别开门,从门镜里看看是什么人,认识的才给开,不认识的别给开门。”万事,还是小心一些好,这样,总没错的。“知道了,丫头,真不懂你为什么非要离开君越那个小子呢,那孩子,多好呀……”边说边把眼睛贴到了门镜上,只一眼,蓝晴就炸毛了起来,“陆文涛,你来干吗?”她不但没给外面那人开门,还直接就在里面给狠狠的反锁上了,陆小棋的儿子,害得她女儿还不够吗,她明明没有勾`引她陆小棋的丈夫,可是,那个女人就是把她丈夫跟她的离婚算到自己的头上。

轻轻的叹息了一声,从前爱慕她的男人那么多,若是婚姻发生变故的人都象陆小棋那般对她恨之入骨,恐怕,这世上已经有数不清的女人在恨着她了。“妈,谁呀?”眼看着蓝晴半天也没反应,蓝景伊迷惑了,这才起身朝着那里走去。蓝晴立刻迎向蓝景伊,“哦,走错门了,走吧,咱们继续吃饭。”可是,门铃却在这时还是不客气的一声一声的叫嚣着,大有她不开门陆文涛他就要一直按下去的意思。他还真够执着的,执着的让蓝晴又想冲出去砍了他的腿了。蓝景伊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出来,一看是陆文涛的,便接了起来,等孩子生了,再落了户口,她也就跟他只剩下朋友这样的关系了,所以,在一切还没办妥之前,她不想跟他撕破脸,这么久了,他来也只是来看看她,并没有做什么越矩的事情,如此,她已经很满足了,因为,若是他真的要对自己用强,那是两个自己也挡不住的,就象当初江君越对她,她终是成了江君越身下的羔羊。

“妈,是不是陆文涛?”蓝景伊低笑而问,为着蓝晴的反应而失笑了。“不是,都说了是走错门的。”蓝晴没好气的说道。“妈,你瞧,人家还摁着门铃呢,我去看看。”蓝景伊说着,已经朝前迈了一大步。“伊伊,别,我不许你见那个混帐东西。”见蓝晴终于承认是陆文涛了,蓝景伊这才悄声对蓝晴耳语道:“妈,他现在挺好的,等孩子们出生了,还要仰仗他帮我给孩子们落了户口呢,到时候孩子们就跟着我和你的姓,姓蓝,你说好不好?”“只是这样?”蓝晴还是狐疑。

“妈,我骗谁也不会骗你吧。”蓝景伊摇晃着蓝晴的肩膀,不管怎么样,这一次,陆文涛真的没对她做什么过份的事情,所以,她也想要对他以礼相待,她这个人,一向是非分明,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蓝晴这才没阻止蓝景伊去开门,只自顾自的坐回到餐桌前吃饭了,身后的门开,陆文涛随在蓝景伊的身后走了进来,“伊伊,快生了吧?”“嗯,就这几天了。”蓝景伊走得有些慢,笨拙的就象是一只企鹅,肚子大大了,双胞胎的肚子能不大吗。“好,我留下来陪你。

”说着话的功夫,两个人已经进了餐厅,蓝晴赌气的在吃饭,看也不看陆文涛一眼,陆文涛也不介意,只是礼貌的道:“晴姨来了。”“哼。”她冷哼一声,便开始扒着碗里的米粒。“吃饭了吗?”蓝景伊皱眉,不过,妈妈的心她懂,被陆小棋那样恨着,甚至还连累了她这个女儿,蓝晴能不气吗。“吃过了,你别管我,我自己坐坐就好,你快吃吧,可别饿着了孩子们。”陆文涛的目光慈和的落在她的腹部上,女人怀了孕,看那突起的肚子就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家的感觉,那种感觉特温馨特让人舒坦。

可是他与她,不知道这辈子是不是有希望在一起了,若是有,他也想她怀一个自己的孩子。瓦伦索的镇上,陆文涛住了下来,蓝景伊也住进了医院,所有的入院准备工作都已经做好了,只待孩子生下来了。因着是双胞胎,加上孩子似乎还不小,所以,蓝景伊很谨慎,从不离医院左右,只等着孩子出生了。她很乖,蓝晴做什么就吃什么,不管喜欢不喜欢,都吃得很香,她如今,吃的所有都不是为自己吃的,是为了孩子们才吃的。人在病房里来回的踱着步子,预产期已经过了两天,她却还没有要生的征兆,不见红也不破羊水,这让她不由得有些紧张了,若是那个男人在,他此刻一定会亲自陪在她身边,给她安然的。

可他不在,她只有自己一个人。突然间,就很想要听听他的声音,哪怕是一个单音都好。可她不敢打给他,至少不敢在这国外打给他,否则,以他的精明他一定能想得出这是她打给他的。孩子们还没有出生,她真的不敢冒险去跟他联系。医院园子里的花真好看,她就站在那里看着,手轻轻扯出原本藏在胸口的那枚她和他的订婚戒指,戒指温温的,那是她的体温,她用丝线拴起来挂在脖子上,这一挂就是这么几个月了,有戒指在,她就仿佛得到了那个男人带给她的力量一样,她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可以的,一定可以。

“丫头,来,吃饭吧。”蓝晴煮好了饭送过来,蓝景伊一直吃不惯西餐,所以,只能麻烦的天天在家里煮好了送过来,母女两个就坐在外面草坪上的长椅上,阳光那么好,坐在那里吃饭都是一种享受,只是,蓝景伊坐了一会就坐不住了,她那么大的肚子,总是一个姿势会受不了,就连睡觉也要不停的变换姿势,不然,就全身都不对劲。小宝宝这两天动的越来越频繁了,似乎也急着要从她的肚子里钻出来,好看看外面这个美丽的世界。不远处,几个小孩子正在玩踢足球,蓝景伊一边吃着一边看着,那画面真温馨,等她的孩子大些了,也会玩踢足球,到时候,她会带孩子们回去自己的国家,那才是真正属于她的世界。

“嘭”,足球被一个小男孩一脚踢到了蓝景伊的方向,还好没有踢到她的肚子,只正好落在她的面前,蓝景伊下意识的伸手就要去拿那足球还给孩子们,她弯下了腰,她摸到了那只球,“啊……”一声惊叫,同时,只觉身`下“哗啦”一下流出了很多水,裤子一下子湿透了,她的脸色惨白起来,这阵子看过太多的育婴书籍了,她知道刚刚是怎么了,“妈,我好象羊水破了。”“快,快跟妈进去医院,要生了。”蓝晴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扶着蓝景伊便要朝着医院的大厅走去。

额头上很快就沁出了汗珠,蓝景伊却还是微笑着把那只足球朝着那个正等着的小男孩丢了过去,这才随蓝晴回了病房。经过检查,果然是要生了,可是,还没那么快,女人生孩子,总是要折腾的,不折腾个死去活来是不会生出来的,况且,她还是两个。羊水破了,孩子们就有危险,必须尽快的生出来。蓝景伊便在病房里来来回回的走着,一边走一边喃喃着,只想呼唤着两个宝贝赶紧出来跟她打个照面,想呀,太想这两个还没谋面的孩子了。医生又来做检查了。检查过后,却是神情严肃的示意蓝晴道:“家属出来一下。

”蓝晴急忙就跟了出去,医生道:“孩子太大,有点不好生,若是没办法,就剖腹产吧,当然,能顺产就顺产。”蓝晴点点头,“都听医生的,医生决定怎么样就怎么样。”她怎么觉得自己生孩子的时候也没这样的紧张,但是女儿生孩子,蓝晴就是紧张了。“妈,医生说什么?”见蓝晴刚刚被叫出去了,蓝景伊自然有些疑惑。“哦,医生说先破了羊水怕不好生,实在不行就剖腹产,我觉得这样也好,这样还能替你保持完美身材,嘿,这是不错的建议呢。”“妈,我身材将来怎么样没关系的,不过,我是想能顺产就顺产,也要给孩子们锻炼一下,让他们知道来这世上的不易。

”“行,就依你的,能顺产就顺产,不行就剖腹产,咱就这样定了。”母女两个商量着,也总是个伴,陆文涛一个大男人,进来这病房也不方便,却还是通融了医生护士进来了。“伊伊,你怎么样?”明明她要生的是江君越的孩子,他却也一样跟着紧张,他这真是犯贱,有时候,自私心一起的时候,他就恨不得蓝景伊生不下这两个孩子,可不过是须臾间,一想到失去这两孩子蓝景伊可能会有的反应和心痛,他就又想她顺利生下来了。“没事,医院这边都安排好了,不能顺产就剖腹,我有心里准备。

”就要做准妈妈了,进医院之前所有的可能她都想到了。优美的乐音就在这时响彻在了病房里,陆文涛的手机响了,他瞟了一眼接起,然后边听边走出了病房,“捡重点说。”“……”“你能处理就处理吧。”“……”“蠢家伙,这么点事都处理不了,我抽不开身。”T市的公司出事了,为什么偏是在这个节骨眼上,蓝景伊很快就要生了。“……”听着听着,陆文涛的脸色微变,他甚至在想是不是江君越在暗地里对他的公司捣鬼,可这个时候,他想什么也没用,再不回去手下已经顶不住了,烦乱的进去病房,“伊伊,我可能要先回国一下,只一两天就好,你跟晴姨在这里,行吗?”实在是不放心呀,毕竟,有个男人在外面守着多少会让女人安心些吧。

“我行的,你快回去吧,快别跑来跑去了。”眼看着陆文涛急得满头是汗,蓝景伊很是过意不去,毕竟孩子不是他的而是江君越的。最终,陆文涛还是不得已的走了,公司的员工**了,陆氏的股票天天跌停,若不是手下实在处理不了,也不敢这个时候来叼扰他的。“啊……”腹部猛的一下钝疼,这一次疼与之前的阵痛不一样,蓝景伊下意识的闷声叫了一声,惹得医生和护士都冲了进来,一眼看过去,只见红色的液体正沿着蓝景伊的两条腿往下流,“快送手术室。

”那红色,太惹眼了。蓝景伊被推进了手术室。那啥,孩子很快会与江君越见面的,相信我,很快很快,只是,乃们想不到的见面方式!!推荐伊的完结重口味文《绝版坏总裁:冷少的贴身女人》超重口味,小孩勿入!简介:他身边,从来不缺女人。看着她,他冷声道:“女人,我不会爱上任何女人,所以,千万不要试着爱上我。”可一场意外,她却有了他的骨肉,带着满心的忧伤和无奈,她毅然离去。五年后,他优雅来到她的面前:“女人,请你履行我们的协议。

”她才知道,那场游戏的开始与结局从来都是由他说了算,而她,就连说不的权利也没有……http://www.zk258.com提供。

小说索引:总裁是匹狼前夫勿扰全文阅读,总裁是匹狼前夫勿扰最新章节,总裁是匹狼前夫勿扰免费阅读,总裁是匹狼前夫勿扰,阿伊小说,都市小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