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是匹狼前夫勿扰最新章节
他是高高在上的名门公子,他娶她不过是为了羞辱她,结婚半年,他夜夜滚床单,可,陪他一起滚床单的却从来..

88必发娱乐平台

文 / 阿伊
总裁小说网

总裁是匹狼【004】一只温热而宽厚的大掌落在了她的背上,轻轻的拍动着,那样的轻,轻的一点也不象是陆文涛,他从前何曾这样温柔的对待过她呢?“呕……”又吐了一会儿,她以为她这样的狼狈还有这呕吐的味道陆文涛一定会起身离开的,可是没有,他的手依然在她的背上轻拍着,让她渐渐的舒服了些,也终于停止了呕吐,这才吃力而浑身酸软的站了起来,那只手也自动自发的从她的背上滑落下去,蓝景伊看也不看他一眼,冷声的道:“谢谢。掌酷提供”她这个人,一是一,二是二,以前他待她不好是以前的事儿,现在他帮她是现在的事儿,她分得很清楚。

夢島小說網首发“伊伊,我们之间一定要这样冷默相对吗?我想跟你谈谈,还有,你这样呕吐是不是吃坏了肚子,我带你去看医生吧。”他伸手过来就要握她的手,蓝景伊迅速往前一移便错过了他的手,“陆文涛,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和你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吧。”“有。”却不曾想,陆文涛却给了她肯定的一个字。“有什么关系?”蓝景伊气恼的转身,她已经够倒楣的了,可不可以请陆文涛再也不要再来骚扰她呢?她真的很累了。“你欠我一个夫妻之实。

”轻轻的声音,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夢島小說網首发“呵……”蓝景伊笑了,淡淡的笑容拂在脸颊上,让那张小脸一下子就生动了起来,“陆文涛,请你弄清楚一个事实,从前,是你欠我,不是我欠你,如今,我已经不想要了,我们,早就两讫了。”说完,她转身朝着轮椅上的蓝晴走去,她如今,只要和妈妈和自己未来即将出生的宝宝相依为命就好了。“可我想要。”陆文涛再度捉住她的手腕,磁性的嗓音压低在她的耳边,这就是她曾经以为会给自己一生幸福的男人,可他没做到。

“陆先生,天下的女人多的是,还有,我想陌小姐会不开心的,再见。”用力的一挣,大步的走到蓝晴身边,蓝景伊推着蓝晴便往住院部的大门走去。夢島小說網首发“伊伊……”陆文涛低叫。“伊伊,是妈对不住你。”蓝晴低声说过,眼泪已经含在眼圈里了,陆文涛当初要娶蓝景伊的用意她是早就猜到了的。“妈,不怪你,你也反对过的,是我自己一意孤行,不过,我也不后悔。”至少,她可以在再面对纪敏茹和简非离的时候不用自责,不悔,真的不悔,就算是与江君越之间发生的所有,她也不悔。

“伊伊……”手落在轮椅把手上女儿的手上,蓝晴的心暖暖的,有这样一个女儿真的是她的福气吧,这么些年,她所有的心思都在那个不见了的男人身上,又哪里真正的关心过自己的女儿呢,若不是这场病,她都忘记了有女儿的好。女儿,果然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望着母女两个渐行渐远的身影,陆文涛没有追过去,而是掏出一根烟狠狠的吸着,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追到这里来,只是想要再看她一眼吗?夢島小說網首发可是现在看过了,他还是不想走。

以前在一起的时候,隔三差五的总有机会见到她一次,但是现在,醒了睡了,她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的身边了。这一个晚上,蓝晴睡了,蓝景伊却怎么也睡不着,肚子里的两个小东西有点折腾人,让她吃不好也睡不好,吃什么吐什么,这会儿,她又饿了,她想出去觅点东西吃。从医院出来,慢腾腾的走着,她现在,最多的就是时间了,无休无止的都是时间,在妈妈还不能自理之前,她也只能留在医院里浪费着这些时间,医院对面就有一家小型餐厅,她朝那里走过去,就看着那招牌都越发的觉得自己饿了,于是,脚步也越来越快,忽而,只觉身后也有一串脚步声,似乎,自己快那脚步声也快,自己慢下来,那脚步声也慢了下来。

心,不由得有些慌了,算算时间,还高利贷的日子还差二十几天呢,二十几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一想着她答应人家每个月要还的那些钱,她的心便一抖,二十几天后她能赚到吗?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如今的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风,明明是轻轻的风,却吹得她心乱如麻,那个男人有多久没有消息了?夢島小說網首发他当真是连个电话也不打给她了。蓝景伊进了餐厅,点了一份意大利面,这里的西餐她统统吃不惯,能吃的也就是这面了,虽然不如自己做的炸酱面好吃,但是,能果腹就好了。

她要找房子了,只是不知要在哪里落脚,这异国他乡,看着哪里都不象是家的感觉,可是妈妈喜欢,她说在这里有可能遇见爸爸,所以,她执拗的要留在这里。算了,她想走也走不了,她没护照,护照在放高利贷的人那里押着呢,所以,人家也不怕她跑,她跑也跑不出他们的手掌心。慢慢的吃着那碗意大利面,有点难以下咽,却,又不得不吃。“嘭”,一声低微的闷响,随即,一盘子土豆丝放在了意大利面的前面,而后,又是一盘子糖醋白菜,真诱人,她看着直流口水,下意识的就看向对面才坐下来的人,随即,她有些懵了,“陆文涛,你怎么在这里?”夢島小說網首发“饿了,来吃饭。

”他居然随手一变就变出了一双筷子,然后,惬意的吃起了面前的大众饭菜来,很快的,又上来了一盘子椒盐排骨,还有一条清蒸鱼。蓝景伊低头看着自己碗里的意大利面,只好加快了进餐的速度,只想着快点吃完快点离开,不然,她怕自己受不了那四盘菜的诱惑,她好想吃呀,就要那种家常菜的味道,她有多久没感受过了。突的,手里的餐具被抽走,很快的,一碗白米饭放在了她面前,“吃吧,吃完了替我付一半钱就好。”陆文涛淡漠的说过,那样子还如从前待她的样子一样,只是,话语中却透着几许的暖融。

“这些我在国内都吃够了,我不爱吃,把我的面还给我。”蓝景伊气恼的低吼。夢島小說網首发“你就喜欢吃面?”陆文涛挑了挑眉,“可你每次都是一碗面吃个二十几分钟,就好象吃毒药似的,你放心,我这菜里绝对没毒药,是这里新来的中国厨子做的。”“这里有中国人?”蓝景伊的眼睛一亮,从前在国内天天都能看到的国人,此刻却觉得还没见面就很亲切了。“嗯,不信你去后面看看。”蓝景伊撇撇唇,真的站了起来去了后面的厨房,一眼扫过去,当真有一个中国的汉子,“先生,你贵姓?”她热络的凑过去,真的真的好亲切。

“哦,免贵姓张,小姐来这里就餐?”“嗯,我妈在这边的医院住院,我陪着她呢。”她轻笑,许多天了,第一次的露出笑脸来。“那你跟才来点中国菜的那个人是一起的吧,我听着你们口音差不多呢。”夢島小說網首发“没,我是我他是他。”蓝景伊急忙澄清,才不要跟陆文涛再扯上关系。“呵,看见老乡真开心呀,今天我请你,你想吃什么尽管说,我做给你吃。”“不了,我已经吃饱了,改天再过来麻烦你。”蓝景伊拍拍半饱的肚子,其实,还真的想吃中国菜了,可是,一来她不想吃陆文涛买的饭菜,二来她舍不得钱,她现在的钱都要花在刀刃上。

“行,那你随时过来,我这边随时候着。”老乡见老乡,那感觉,真的没的说,蓝景伊开心的退了出来,外面的餐厅里,陆文涛却已经不见了,才吃了一少半的饭菜就放在那里,蓝景伊瞟了一眼就准备离开,突然间,服务生拦住了她,“这位小姐,请把帐结了。”“什么帐?”她的意大利面是先付了钱的,她没什么帐要结吧。却不曾想,那服务生手一指刚刚陆文涛吃剩下的菜道:“那位先生说他只付一半的钱,你们AA制,剩下的你付。”靠,好他个陆文涛,真讨厌。

蓝景伊惦起脚尖朝着餐厅门外望去,却哪里还有那个男人的影子。夢島小說網首发好吧,她付就她付,蓝景伊气鼓鼓的付了钱,才要出去,又觉得不对,既然付过了钱,那些菜现在就是属于她的了,不吃白不吃,她付过钱的,坐下去就吃起,菜还温着,正可口,蓝景伊吃得很快,或者也可以说是肚子里的两个小东西在帮着她吃吧。明儿,她也给妈妈来这里点上一份中餐,真好。那是蓝景伊吃得最饱的一餐,虽然被人算计了,却也没有不愉快,得饶人处且饶人,她和陆文涛做不成夫妻也做不成朋友,她只希望不要做仇人就好。

她不喜欢恨一个人的感觉,不管有多少的不甘,也不应该活在仇恨中,那多累呀。一大早就醒了,一推门,走廊的尽头一道颀长的背影正悄然离去,她觉得有些眼熟,却也没想其它,去打了热水回来,蓝晴也醒了。夢島小說網首发“伊伊,你跟妈说说清楚,你和君越到底怎么了?”一大早的,蓝晴又要来折腾她了。蓝景伊正想着要怎么搪塞蓝晴,突兀的,她的手机就在这时候响了起来,蓝景伊摸出手机看过去,只一眼,她就定在了那里,不动也没什么反应了。

手机,依然还在继续的叫嚣着。“伊伊,谁的电话?”见她不动,蓝晴便抢了过去,屏幕上只一串号码没称呼,“伊伊,这谁的电话?”“骚扰电话,妈,挂了吧。”她伸手拿过,直接挂断了,江君越的电话号码她已经给删除了,但是,潜意识中她居然还记得他的号码,记得分毫不差。法国清晨七点钟的时候,T市那边正好过了午,这个时候,他打过来干什么?可,她才挂断,手机又响了。蓝景伊不想接,一咬牙,她的手就要去按关机按钮,可,仿佛是那边感觉到了她要关机似的,手机铃声一下子断了,紧接着的,是一条短信提示音。

夢島小說網首发她不会接他的电话,可是,真的有他的短信,她的心却痒痒着很想看,他到底要干什么?不管她的是他,一回去就有了新欢的也是他。短信打开。“接电话。”靠,只有三个字,还那么霸道。她会接才怪,不接,绝对不接。于是,电话再响起来的时候,蓝景伊仿若没听见,任由它响着的去叠被子,她得长点脸有点骨气,不然,连她自己都要瞧不起自己了。电话自动挂断,随即,又一个短信传了过来。她想不看的,可是,好奇心驱使她就是不由自主的又是打开看了。

“卡不是我冻结的,从法国回来一下飞机我就被关了起来,这才出来,第一个拨的电话就是你的,你敢不接,我直接飞去法国‘弄死你’。”那后面三个字让蓝景伊脸一红,那是字面意思与理解的意思完全不同的,每一次他要她的时候总是会在她耳边说‘真想弄死你’。卡,不是他冻结的?他现在才知道?他被关了起来?蓝景伊的心顿时七上八下了起来,定定的看着那则短信,眼泪,不由自主的就流了出来,这么些天了,她从来没哭过,可是这一刻,她忍不住了,似乎所有的委屈都在这一刻尽数的瓦解崩盘。

“伊伊……”蓝晴心疼了,“接吧,听话,别闹小性子了,那孩子妈知道,他对你是真心的。”手机,又响了。夢島小說網首发那串熟悉的号码不住的在屏幕上晃动着,那么多的气怨居然就在他两条短信的解释下一下子烟消云散了,她又没用了一次,手指微微颤抖的落下去,接通时,她甚至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原来,她还是那么的想要听到他的声音,好想听呀。“伊伊,对不住,我被老妈老爸给合伙整了一次,他们居然……”说到这儿,他突然间顿住了,蓝景伊甚至能从听筒里听到他微微的喘息声,似乎,打这个电话给她他有多激动似的,“怎么不说话?”再开口,他居然就来了这么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弯,就转移话题了。

夢島小說網首发蓝景伊的唇动了动,眼泪还在扑簌簌的往下掉,她不敢说话,生怕一出声他就听出她是在哭了,手抹了抹眼泪,可是抹掉了一滴,另一滴又流了下来,她忍不住,怎么也忍不住。“乖,叫声‘倾倾’哥哥我听听。”那边,他邪魅的嗓音飘了过来,竟是那样的好听。“蓝景伊,你再不说话你信不信我一飞过去绝对把你摁倒再狠狠的打你的小屁股。”她信,那男人什么坏事都能做得出来,对她用强更是他的强项,屡教不改之。蓝景伊深吸了一口气,却还是没能忍住眼泪。

“蓝景伊,你想怎么的?你说。”他吼了过来,那嗓门真大,象老虎,呵呵。“我都跟你说对不住了,不是我,我也是才知道的,蒋瀚也被一起关了,不然,他一定会代我去照顾你的,伊伊,你妈的手术费你怎么付的?医院有没有为难你?”眼泪,越发的汹涌,他一声声的关切让她心暖,却也让她愧疚,这样看来,一切都不是他的本意,甚至于这个时候她还替他在心里辩解了,那个手挽着他的女人也一定不是他所愿意的吧。“蓝景伊,你哑巴了?”见她一直不语,那边,怒吼了过来,一惯的江君越的语气。

夢島小說網首发“呵呵……”他吼,她却笑了,那种感觉太亲切了,她喜欢。“傻瓜,我吼你你还笑,欠虐。”听到她的笑声,他这才放柔和了声音,“在办护照了,过几天就去看你,要乖乖的,听见没有?”“嗯。”她只敢单音一个字,她怕说多了他会听出她在哭呢,因为眼泪还在流,流成了河,再决了堤,她所有的委屈已经在此刻尽数的释放了。“行了,忙着呢,空了再给你电话,我挂了。”“嗯。”她还是一个音。“喂,你就不能多说两个字吗?小气!”吼完,他却还是挂断了电话,看来,他是真的很忙,可是,不管怎么忙,他都是在第一时间抽出空来打电话给她,而她的不接他还耐心的发了短信过来哄她。

手机放在胸口,仿佛还能听到他的声音似的,完了,她真的中了他的盅,上了他的瘾。也是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蓝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病房了,大概是要给她一个可以与江君越尽情说笑的私人空间吧,却不想,由头至尾她也没说什么,只是听他一个人在说了,霸道的说。他要来了吗?等他来了,她就告诉他她怀了身孕的事情,还是双胞胎呢,那男人会喜欢吗?突然间,蓝景伊又皱起了眉头,他还给过她避孕药呢。想到那瓶避孕药,她越想越狐疑,急忙的翻找到那个小瓶子,打开,拿了两粒药出来然后去了护士站,“护士,麻烦帮我看看这药有没有问题,为什么我吃了没效果?”然后,害她怀了孕,幸好他没有变心,不然,她怀了这孩子真的很委屈。

金发的美女护士把药接在手心里看了又看,这才认真的道:“这药没变质,不过,维生素B12吃起来的效果你要怎么显著?”蓝景伊一下子晕了,“这什么药?这不是避孕药吗?”她身体一直不错,还真的没补充过维生素之类的,更是没留意那药长什么样子的。夢島小說網首发“不是避孕药,这就是维生素B12,你瞧,我也在吃呢。”美女护士说着就拉开抽屉拿了一小瓶药递给蓝景伊,上面的确写的是维生素B12,打开来也的确跟她手里的药类似。可,她的那瓶药的包装上明明写着的是避孕药的。

字,她还是识的吧。一瞬间,脑子里电光火石般一转,她终于明白了过来,一定是江君越,是他,一定是他。是他把维生素B12放进了避孕药的药瓶里。又是一瞬间的狂喜,那是不是说他早就想要让她怀上他的孩子了?蓝景伊一下子笑开,冲着女护士谢了又谢,这才跑回了妈妈的病房里。心底里所有的烟云在这一刻都顿去了。他想要她的孩子。这个认知让她格外的开心,若是不喜欢,他不会这样的动歪脑筋的,而她呢,偏就喜欢他这样的歪脑筋,她没救了。或者说是遇到江君越,她就没救了。

一整天都是欢天喜地的,仿佛过年了一样。蓝晴也是高兴,这几天她的身体恢复的不错,已经快要出院了,想着手术前那段黯淡的时光,仿佛就在昨天一样,可她终于熬了过来,他要来了,那她便什么都不怕了,有他在,她的孩子会安然的生下来,她欠的高利贷也就不愁了,他一定会替她还了的,之前那两张卡上都不止那个数呢,就是这么片刻间,心底里所有的担忧怨念全都尽散了去,只剩下了期待和安然。等着他,等着他来了,一切便好了。天黑了,这个时候T市已经是凌晨了,他又在做什么呢?蓝景伊从那个有中餐的餐厅里打了两份中餐和妈妈一起吃着,多少天来,这一顿是最最香的,可口极了。

“伊伊,瞧你笑的那小样儿,君越要来了,是不是?”“嗯。”她轻轻点头,满心的甜蜜,手也不由自主的就落向小腹,宝宝们,你们爹地要来了哟。“伊伊,妈想一出院就去找爸爸去,你呢,就跟君越回国去吧,妈习惯了这里,当初,若不是有人放消息说在T市发现你爸爸的踪迹了,我也不会……”若是那会儿她不回去,也许现在早就已经……有时候,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现在女儿就是她的福气。“妈,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我还想在这里多留些日子。

”“可是君越他毕竟国内有一大摊子的事儿要料理呢。”虽然担心贺之玲会对女儿不利,可是这次的事情江君越处理的很好,所以,蓝晴对江君越越发的有信心了,她相信那个小子的能力。“妈,法国我还有好多地方没去过呢,我想去凯旋门,我想去凡尔赛宫,还想去巴黎圣母院看看,妈,你就别急着赶我回去了,你想去哪都成,女儿我绝不拦着你,所以,也请你别拦着我,好不好?”心放松了,她要好好的美美的逛一逛巴黎,好想好想呢。“好吧,你这么说我也只能答应你了,不过,不许委屈了君越。

”瞧瞧,这就是丈母娘看女婿,怎么看怎么顺眼吧,蓝景伊无语了。吃过了晚饭,早早的躺下睡了,蓝景伊却怎么也睡不着,眼皮总是一直一直的跳,那种感觉让她很不安,想要打个电话给江君越,可是看看时间,那边已经过了凌晨了,他一定是疲累的睡着了才没有打给自己。象自己之前也是嗜睡呢,那会最讨厌别人打扰自己的好梦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她的嗜睡完全是因为肚子里的这两个小东西的缘故,两个小家伙太坏了,让她总是象猪一样的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可睡着了就一直做梦,梦见有一个人拿着一把刀先砍了自己的头,再是妈妈的头,那梦让她一个激棂的坐了起来,恍惚中只觉眼前有人影一晃,随即消失在门前,蓝景伊吓出了一身的汗,急忙按开了灯下了床,“啊……”她惊恐的大叫,妈妈的身上有一大片的血,好多好多。

这一声惊叫惹来了护士,也惊醒了蓝晴,“伊伊,怎么了?”蓝晴的声调平和,似乎没有什么不适的反应。蓝景伊缓缓移近蓝晴的病床,手摸过去,还是一片的红,一个护士冲了过来,看到那些‘血’便在手指上捻了捻,随即道:“是颜料,谁倒的?”颜料?原来只是颜料,蓝景伊瘫软的坐到了地上,再也无力站起,她吓坏了。可是是谁倒的颜料呢?还倒在了妈妈的被子上。那么鲜红的一大片,太过惊悚吓人了。护士走了,蓝景伊把自己的被子拿过去给妈妈盖了,而那被染了颜料的被子却连洗都没办法洗,那颜料洗不掉。

望着那一片红,她的心越发的不安起来。那个男人自从早上打过电话以后就再也没打过来了。她一直以为他是忙,但是此刻,第六感告诉她他一定不是因为忙才不打过来的。蓝景伊冲进了阳台,身体微微颤抖的拨通了江君越的电话,熟悉的手机铃声,可响了许久也没被接起,就在她以为他不会接了的时候,却突的有人接了起来,“你好,君越正在抢救中,有事以后再打过来吧。”一个陌生的声音说过,随即挂断。蓝景伊愣在了那里,手不住的绞着衣角,他在抢救中,他怎么了?她回头再看妈妈,若刚刚那些不是颜料而是血,那妈妈现在是不是也在抢救中……她站在阳台上,却觉得四周仿佛有无数双眼睛正在紧盯着她看着,那些眼睛的主人要杀死她,要杀死她。

冷汗不住的涌上身,她疲软的靠在栏杆上,心一分一分的乱,只手捂着肚子想从宝宝们的身上寻找些力量,也是这个时候,她突的觉得肚子痛了起来,“不……不……”恐惧袭上心头,蓝景伊摇摇晃晃的冲进了病房,然后按下了呼叫按铃,很快的,护士来了,蓝景伊被送了急诊室抢救,她躺在病床上,浑身上下仿佛被水洗过了一样,全都湿透了,发丝粘在额际,她却强睁着眼睛,不住的喃唤道:“救我孩子,救我孩子,医生,请一定要救我孩子。”眼看着她过于紧张和激动,医生只好给她打了一剂镇静针,很快的,蓝景伊睡着了,医生仔细的为她检查了身体,随后给她挂上了输液,检查结果,只是闹肚子。

醒来的蓝景伊却怎么也不相信自己是闹肚子,但是,医生所有的诊断和检查都告诉她这是真的。她看着那些检查报告,心底里的疑问越来越多,妈妈身上的颜料,江君越也出了事儿,现在,她又闹肚子。似乎,一切都并不是特别的严重,可是一切却又分明很严重。蓝景伊开始坐立不安,现在,换蓝晴来照顾她了。一整天,她都是望着房间的某一点发着呆。“伊伊,吃点东西吧,你怀着孩子呢。”蓝晴端过了饭,她却摇摇头,不想吃,她现在什么也不敢吃了,她怎么会闹肚子呢?不可以的,她不可以闹肚子的。

“伊伊,那喝点水吧,医生说你不吃不喝身体会吃不消的,你不为自己也要为自己的两个的孩子想想呀。”孩子的事,蓝晴已经知道了,她也是欣喜的,每一个老人家都希望早点抱上孙儿,那种隔代的亲情最最亲了。“伊伊,你要是和孩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妈也不想活了,妈也不想活了呀。”蓝晴急了起来,面对目光呆滞的蓝景伊她是真的有些担心了。蓝景伊的心激棂激棂的狂跳着,人慢慢的清醒过来,随即,她再度拨打了江君越的电话,这次,接起来的却是贺之玲,“蓝景伊,君越好不容易没事了,你又来吵他,你怎么那么不要脸呢,非要缠着我们君越不行吗?”那样气愤不平的声音,仿佛她蓝景伊犯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似的,可她居然不生气,“阿姨,谢谢你告诉我他没事了。

”她轻声说过,随即挂断,人也终于清醒了许多。蓝景伊开始吃东西了,只是,她很少说话,也不动,只是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出神,似乎是在出神的想着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想。时间,那样慢的走过,一种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终于,就在沉寂中她的手机响了起来。那铃声是那么的刺耳那么的突兀,却,也是她等了很久的电话了。蓝景伊徐徐接起,电话那端传来了一记有些嘶哑的男声,那人操着流利的法语冷声的道:“蓝景伊,你忘了那份协议了吗?再和他联系,下一次,江君越死,你死,你妈妈死,还有,你肚子里的两个孩子都得死。

”说完,那人直接挂断了电话,再也没有了声音。蓝景伊怔怔的坐在床上,仿佛刚刚什么也没有听见似的,可是耳边却不停重复着那个人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她觉得自己要疯了,耳鸣一阵阵,手捂着耳朵,却还是挥不去那些让她讨厌的声音。是的,她真的被江君越的惊喜冲昏了头脑,她忘记了她曾经亲手签过的那份协议,她居然就给忘记了,现在,害得妈妈和自己还有宝宝还有江君越全都受到了惊吓。头,开始痛了起来,痛得让她冷汗直冒。她还没有见他,只是接了他的电话,只是跟他联系了一下,便出了这么多的事情,似乎,那个人一直在暗处盯着自己和江君越的一举一动,哪怕是只接个电话人家都知道。

此时的蓝景伊坐在这病床上,却感觉正有人在紧盯着自己,而那目光让她毛骨悚然。是谁,到底是谁?她第一个想到的是贺之玲,可是很快的,她就否决了,就算贺之玲会对自己对蓝晴动手,可是江君越呢?江君越是她亲生的儿子,虎毒不食子,不,不是她,一定不是她。可是除了她又会是谁呢?陆文涛和陆小棋?似乎,除了这个可能蓝景伊再也想不到其它的可能了。也是这个时候,她才正视起那份自己签过的协议来,那的确是自己签的,但是签了却不履行,其实错的也算是她。

那个时候,她只想着能救下妈妈,加之又对江君越气恨不平,于是,便签下了那纸协议,可现在她后悔了,她真的后悔了。可后悔有用吗?她甚至不知道那个人是谁。蓝景伊拿过手机就拨给了陆文涛,那边几乎是在手机接通的刹那间就接了起来,“伊伊,你找我?”“是不是你?”“什么是不是我?”“你不是喜欢睡在我妈病房外面的长椅上吗?是不是你昨晚上往我妈的被子上洒了颜料?”“呵,蓝景伊,我不知道你那里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医院里是有监控的,你可以调出监控查一下我这两天有没有去过医院,看来真是老天爷帮我,我这几天遇到点事没去医院。

”淡淡的说过,随即又道:“请你有证据了再来质问我,另外,有需要我帮忙的吗?”陆文涛的声音略略的有些疲惫,好象是挺累的似的。“没有。”蓝景伊直接挂断,不是陆文涛,那又是谁呢?人家在暗她在明,她就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可是,她的孩子,她真的不能让孩子再出事了,这一次是闹肚子,下一次是不是就是直接让她流产了。她可以出事,她又怎么能够舍得让孩子让妈妈让江君越出事呢?那每一个人,她都舍不得。蓝景伊陷入了极度的烦乱之中,好在,江君越或许是因为受了伤的缘故一直都没有打过来电话,她现在最怕接到的就是他的电话,到时,她是接还是不接呢?接了,会毁了她这所有的亲人的,可是不接,她又好想听他的声音,哪怕只是一声也好,也好呀。

食不知味,寝不能安睡。一晃,三天过去了。蓝景伊明显的瘦了一大圈,医生已经通知蓝晴可以出院了,或她还没有找到房子,只好临时找了一家比较便宜的酒店住下,只住了一晚,蓝晴便走了,蓝景伊没拦着,她知道妈妈的心,妈妈是要去找爸爸,就随她去吧,找不到,心底里就一直的有个结,就象她此刻,也是放不下江君越,怎么也放不下,却,又不得不放下。什么,都是这么的矛盾,这么的错乱,她要怎么办呢?手机,就在她的错乱中又响了起来,一看到那个号码,蓝景伊几乎脱手扔了手机,她怕,很怕听到那个陌生男人的声音,那会是她的恶梦。

可,她可以不接吗?不接的后果是什么?她怕了,真的怕了,怕那一摊红色的颜料下一次就变成了真正的血的鲜红色。拿起手机的手在发抖,听着那手机铃声看着那号码,她的心都在颤,可,她必须接起,一咬牙,蓝景伊拿稳了手机按下了接听键。“江君越明晚十点的飞机抵达巴黎,给你一次机会与他了断,断了他的念想,也断了你自己的念想,否则,你知道后果的。”说完,也不待她答应,那边,又挂断了。说白了,这只是一个下达指令下达命令的电话,而她,根本就没有说不的权利,她突然间恨死了自己曾经签下的那份协议。

可她又能怨谁呢?即便她没签,以那人的手段也是想做就能做到的吧。要她死,要妈妈死,甚至于要江君越死似乎于那人来说都是小菜一碟。蓝景伊突然间觉得很悲哀,他们这每一个人都不过是那人眼里的一个跳梁小丑罢了,想怎么捏,便怎么捏。没有任何的选择,她除了去遵守别无他法。他要来了,他是要给自己一个惊喜吗?他太喜欢给自己惊喜了,而每一次他带给她的惊喜都能让她快乐许久许久。可这一次的惊喜却会是他带给她的最后一次了。了断。怎么了断。她不舍得呀。

真的不舍得。突然间就想他明天不要来,只要他不来,那么她和他之间就还有着那么一点点的连系,可一旦来了,一旦真的与他做了了断,那便,再也没有任何了。心口一阵钝痛,她怎么也睡不着了,只想着时间永远也到不了明天晚上,只想着他永远也不要来。即便只是思念,她也满足,因为那是一种互相牵挂的思念,若是真的了断了,那么便只有她的是牵挂的思念,而他,会恨她。除了恨她,他又怎么会放弃她呢?就连贺之玲逼迫她的手段他都识破了,她在他面前还能演戏吗?一夜,蓝景伊根本没合眼,就是坐在黑暗里想着明天的了断。

手,一直轻抚着小腹,宝宝们要给她力量,让她得以成全每一个人的生。当晨曦的光线从窗口洒入的时候,蓝景伊这才下了床,洗了把脸,如行尸走肉般的站到酒店的窗前,窗外,巴黎是那样的美,她还有好多地方没去过,那天她告诉蓝晴说她要去巴黎圣母院,她要去凡尔赛宫,甚至还有凯旋门还有许许多多的想去的地方,其实,那时她是想要跟她的小倾倾一起去的。想起上一次他来的时候带她去看埃菲尔铁塔亮起时的那一瞬的美丽,那些惊喜常常让她只在回味中就感觉到了幸福。

可是现在,他再也不会陪她去了,不会了。即便他想她也想,可她却不敢去尝试了,只为那后果是她所不想的。她宁愿自己痛苦,也不能让所有人痛苦。而他,也只会是一时的痛,痛过之后终会有结束的时候。蓝景伊闭上了眼睛,这一刻,心底里已经有了打算。原谅她,她只能那般做了。原谅她,不是她心狠,只是她的心太不舍太放不下。一袭宽身的裙装,一双拖鞋,蓝景伊漫步在巴黎的人横行道上,那种异国的风情原本是那样的纯美,但是此刻却再也入不了她的眼里,她的世界即将变成一片黑暗,从此,再也没有光明。

蓝景伊在一片迷乱中打给了陆文涛,这是她不得已而为之的决定,她知道他一直在巴黎,若是那个背后的人是他,是不是她叫上了他他就得偿所愿了呢?不,她的身子她不会给他的,不管他怎么样的纠缠都不会。或者,今晚她也可以试探一下那个人究竟是不是他陆文涛。“陆文涛,晚上十点,请你来XX酒店XXXX号房,我想见你。”不带任何感情的说过,她知道她这样很卑鄙,可是,除了利用陆文涛她已经想不出任何的办法与江君越做一个了断了,这次,她找不到简非离了,他离自己太远了,或许是因为上一次江君越的接电话刺激到了他,他已经很久没有跟自己联系了。

他还喜欢自己吗?可是喜欢或者不喜欢,她跟他都已经过去了,从此,只是朋友。算来算去,陆文涛连是她的朋友都不是了。“真的吗?”惊喜的男声,甚至于有点孩子气,蓝景伊甚至在想是不是每一次江君越带给她惊喜时她也是象陆文涛这样的反应呢?“真的,晚上十点,不见不散。”例行公事的说完,随即,蓝景伊一点也不犹疑的就挂断了电话,本以为在离婚的时候就已经与他脱离了关系,却不曾想,她现在又是要跟他扯不清了。爱情是什么?爱情可以让人放手。

爱情可以让人去为了对方的幸福而做任何。她不是伟大,她只是不舍。舍不得那个男人因为她而有任何的风险。她不知道是什么人那么的想要让她离开江君越,有生之年,她会象妈妈寻找爸爸那般去找出那个人,等她找出来了,是不是就是她和他还有孩子们团聚的时候?可是那个时候,是不是她和他都已经老了,而他是不是已经又有了他自己的家庭了?蓝景伊忽而落泪,那个时候,什么都晚了。可是此刻,她依然憧憬,憧憬着那样一天的到来。只要人还活着,就有希望。

手落向小腹,宝宝,给妈妈力量,给妈妈力量呀。原来,她是这样的怯弱,怯弱的根本不想去承受那一切,却,又不得不去承受那一切。爱情会让人欢喜会让人疼。她疼了。她痛了。从清晨走到日落,她累了,一个人坐在一个花园里看着眼前的喷水池,真美,手撩起那水,冰冷沁人肌肤,这样一个浪漫的都市,可是今夜留给她的却是会让她一生都会痛的抉择。天黑了,喷水池的水还在不住的喷起落下,每一次都是那么的美。她掬起一捧水洗了把脸,也让自己清醒些再清醒些,她不能乱,她所有亲人的性命都在自己的手上。

仰首,黑夜里的天空依然还是瓦蓝瓦蓝的,那个男人,他此刻正朝着这座都市飞来。她真想去机场接他,真想扑到他的怀里告诉她她有多想他。不,她不能哭,她只能坚强。蓝景伊终还是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迈着坚定的步伐朝着酒店走回去,还是来时的路,还是来时的风景,霓虹闪烁中看着什么都不真切了似的,那如梦似幻的感觉让她真的希望她的人生就只剩下了梦幻,只为,现实太过残忍了。九点一刻钟,蓝景伊回到了酒店,她洗了个澡,长长的发湿漉漉的披在背上,却懒着去擦干,只是双手抱着膝呆呆的看着电视,可是电视里的每一个画面却都没有入她的眼。

他要下飞机了。他要来了。时间的指针一点一点的指向十点,她的心也越发的紧绷起来。他会查到自己住在这里吗?或者是十点的时候,他打电话给自己问过?于是,就因着这个可能,她的手死死的攥着手机,甚至于指节都有些泛白。十点到了,她的手机一片安静。只是门外,却再也不安静了,门被敲响,陆文涛准时的来了。蓝景伊跳下床,光着脚丫走向那扇门,曾经有上百个夜晚她每晚都期待着为陆文涛打开门,期待着他把她当成是他的妻子。可是没有。清醒的他甚至于从来都没有碰过她一次。

恨,真是杀人不眨眼的刀。她不会恨。她只会好好的活着,因为活着就是希望。手轻轻转过门环,门开,那个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装笔挺的站在那里,不得不说,他还是如她初见时那样的养眼俊帅,“伊伊……”喉结涌动,陆文涛灼热的视线落在蓝景伊丝滑的吊带睡衣上,有些迷离。http://www.zk258.com提供。

小说索引:总裁是匹狼前夫勿扰全文阅读,总裁是匹狼前夫勿扰最新章节,总裁是匹狼前夫勿扰免费阅读,总裁是匹狼前夫勿扰,阿伊小说,都市小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