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小说首页

总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总裁是匹狼前夫勿扰最新章节
他是高高在上的名门公子,他娶她不过是为了羞辱她,结婚半年,他夜夜滚床单,可,陪他一起滚床单的却从来..

88必发娱乐平台

文 / 阿伊
总裁小说网

雪白如凝脂般的肌肤,他不知是从什么时候,是从哪一眼开始,这个女人就进驻到了他的内心。hTtp://wwW.zK258.coM最初,他从来都没想过要跟她玩真的,可是,当时间悄悄走过,她的倔强和不屈到底还是折服了他。低头扫了一眼手指上的锡纸戒指,江君越轻轻一笑,随即摘下,却不是扔了,而是小心翼翼的放在了一旁的架子上,蓝景伊小气着呢,一分钱都能掰成两半花,能给他这个已属不易了。不疾不徐的退下衣物,慢吞吞的踏进浴池里,蓝景伊依然还是沉睡着,没见过这么能睡的女人,说睡就睡的,可是她虽然很能睡,却不见长肉,还是瘦不啦叽的,好在,那胸那臀还不错,手感超柔软的。

长臂轻轻将她环搂在自己的怀里,水温正好,不冷不热,周遭的热汽薰着她的脸红扑扑的,明天的机票,也就意味着明天,他就要离开她了。指腹掠过她的肌肤,这一次下手是有些重的,至少,一触之下蓝景伊就嘤咛了一声,随即眯了眯眼睛,“别闹。”迷离的视线里是江君越,就只有他才会吵她好眠。可,江君越这次是铁了心的要她醒了的,指间依然在她的脸颊上游走,当停在她的唇上时,便轻巧的撬开了她的唇,长指钻进了她的口中,坏坏的去触碰她软软的香舌,“唔……嗯哼……”蓝景伊被闹得禁不住的动了动,象是要避开他的手指的撩拨似的,却,怎么也避不过,让她迫不得已的睁开眼睛,黑亮的水眸恍惚的仰首望着江君越,“别闹了。

”下一秒钟,江君越一俯首便吻住了那水盈盈的唇,几年的禁`欲一旦被蓝景伊给扯开了口子,他的欲`望就一发而不可收,那绝对是原始的本能的生理需要,他想要她,而他,又从来不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主儿,所以,这一晚他一定要满足自己也满足她,不然,一回国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要到这个女人呢,所以进来洗手间的时候,他的算盘早就已经打好了。“哼……啊……倾倾……”蓝景伊终于彻底的清醒了过来,可是,才要拒绝的话还没出口,就被他的唇他的舌他的牙齿撩拨的不由自主的轻`吟出声,他身上的每一处都仿佛带着盅惑一般,只一碰她,就让她浑身颤粟着,也让她的小手不由自主的就圈紧了他的脖颈,水轻轻荡漾着,她醉在他的吻中,只沉迷在他制造的氛围中,再也没了理智。

似乎,只要他一撩拨她,她就什么都忘记了,只有他,只有他。伴着吻的,是他的手,穿透无垠的水揉捏着她的乳,水,让她的乳触感变得尤其的顺滑,就如同是触到了绸缎一般,从那软软的乳峰慢慢的移近她的小莓尖,只是轻轻一捏,那小莓尖就挺立的红润而饱满,仿佛一朵随时都要绽开的花骨朵一样,让他爱不释手的把玩着。“倾倾……倾倾……”她越来越紧的搂着他的脖颈,那娇媚的柔唤,惹得他全身都开始滚烫起来,嗯嗯,只是这样,她就可以唤醒他从前沉睡了许久的渴望,不得不说,蓝景伊很对他的心思,所以,他才不想放手于她。

水温依旧暖融,拂着肌肤舒畅无比,江君越深邃的黑眸渐渐的染上了浓浓的情`欲的味道,两手轻巧的落在蓝景伊的小蛮腰上,轻轻一提,就提着蓝景伊跨坐在了他的腿间,两个人的缝隙间是他高昂的分`身,此刻,正抵在她柔软的绒`毛间随着水波一起蹭动着她的敏`感地带,蹭得蓝景伊的脸色一片酡红,被他的手撑起的上半身雪白在他的视野里,他一探头就叼住了她的一只小莓尖,恣意的在口中咬啮着,那忽而轻忽而重的力道魔魅的让她开始不由自主的抖颤着身体,带动着她另一只被忽略的绵软涨成了圆锥形,挺翘,圆润。

“啊……哼啊……倾倾……”蓝景伊情不自禁的小声吟`叫,却感觉到腰上的手突的又一使力,于是,她的身体便被带起,再从高向下徐徐落下,那落下的位置不偏不倚的正是他已经涨得不能再涨的分身,此刻,正等着她的湿密甬道吞下这只硕大。当感觉到江君越无比灼烫的分身的时候,蓝景伊下意识的想要逃,可是,小腰却被牢牢的握住,让她只能被迫的去承受男人想要给予她的一切。先是一点点进去了,随即,她的甬道便开始迅速的吞下了那整个的一只硕大,她以为她不可以,却不曾想,那只硕大居然连根没`入了她的身体,直抵她的花`蕊最深处,那一刻,蓝景伊只觉一股电流流经她的四肢央骸,她的思维已经不在,只会随着他手的动作而忽上忽下的套`动着他的分身,空气里传来了水啧的声音,那声音让她羞红了脸,却根本避不开他如此魔魅的索求。

他的舌尖正吮舔着她的乳,两重的夹击中,让她禁不住的只想把那只乳更深更深的埋入他的口腔里,迎面的大镜子里,两个人如此**`糜的画面一点也不差的尽数的演绎在她的眸中,却让她越发的亢奋,似乎只有侵占了彼此,身体里的*善嬉斓幕鹑炔拍芟狻br/>男人的两只手越动越快,让她湿湿的发服贴的贴在背上,水珠不住的沿着她的肌肤蜿蜒向下,滑过一个个的沟壑,旖旎了夜的光影。蓝景伊从男人的额头上看到了一颗颗细密的汗珠,忽而,就听他一声嘶吼,随即,一把抱起了她出了浴缸,蓝景伊很没形象的被放坐在了洗手池的台面上,上面是一方干净的浴巾,光`裸的身上全都是水珠,江君越俯首一颗颗的吮舔着那水珠,舌尖滑过的地方泛起滚烫一片。

蓝景伊只觉自己的身体里只剩下了空虚,被他调教的早就十分敏`感的身子在光晕下微微轻颤着,就在她觉得自己就快要受不了那份难耐的时候,两条长腿忽而被架起而后缠在了他的腰身上,背部被抵在了镜子上,初时是凉,可是很快就滚烫的贴紧了她的身子,江君越那只枪随即就挺得高高的撞进了她的小`穴中,一瞬间,蓝景伊的眼里便只剩下了四面镜子里两个人一起欢爱的画面,激`情,魔魅,欲罢不能。冲撞的声音不住的响彻在浴`室中,蓝景伊如同一个充气娃娃般被江君越狠狠的要了一回,直到他的男`性得以了彻底的疏解,他才放过她,抱着筋疲力尽的蓝景伊冲洗了身体,就在她以为他会放过自己的时候,当身体被抛到床上之后,男人精健的身躯再次覆身而上。

那一夜,从浴室到床上,再从床上到地毯上,江君越就如同一只发了情的猛兽般吃了她一次又一次。直到蓝景伊最后在他的冲`刺中睡着了,他才肯放过她。体力的透支,那一个清晨,即使是生物钟也没有叫醒蓝景伊。清透的手铃响声乍响的时候,两个人一起迷糊的睁开了眼睛,当蓝景伊感觉到了臀间一个硬硬的凸起正顶着自己的时候,她弹跳般的跳下了床,顾不得一身的光`裸,逃也似的去披了晨褛,这才敢把目光落向床上同样不着寸`缕的男人身上,昨晚上他是怎么无情要她的,她脑子里可还是有点印象的,这男人,就象是一匹狼。

眼看着蓝景伊如羔羊一样惶恐的小模样,江君越却是很受用,微笑的拿起手机接了起来,“妥了吗?”“机票已经订好,一个小时之后的飞机,蓝小姐的事儿也都安排好了。”“嗯,知道了。”慵懒的挂断电话,江君越这才穿起了衣物,“伊伊,一起去看看你妈妈吧。”他的声音不轻不重,但是,就是让蓝景伊感觉到了一抹沉重,“我妈怎么了?”“一会儿到了你就知道了。”穿妥了衣物,为了节省时间,他直接拉着她出了总统套房,酒店外那辆漂亮的薰衣草改装房车已经稳稳的停在了那里,蓝景伊坐上去的时候,感受到的绝对是女王般的服务,因为,车厢内的餐桌上已经摆上了早餐,江君越不客气的坐下拿起刀叉就吃了起来,倒是蓝景伊有些愣神,她不喜欢吃西餐。

“时间有点赶,将就吃点。”他瞟了她一眼,示意她坐下赶紧吃。蓝景伊这才笨拙的拿起了刀叉,却半天也切割不下一块肉,这方面,她真的很不擅长,动作看起来笨极了。“呵呵……”一声轻笑,随即,蓝景伊面前的盘子就被一只大手给拿走了,三下五除二,不过是须臾间,那一盘子的牛排就被切割成了一块块,再被推到她面前,“吃吧,吃完了喝杯咖啡也就要到了。”他又是要给她什么惊喜吗?似乎,已经习惯了他做事的调调,这次,蓝景伊也没问他,只是安静的吃着盘子里的牛排,身体酸着呢,昨晚上差点被他折腾死,她真想写一个‘狼’字贴在他的脑门上,为什么不停要她的是他,可是生龙活虎的还是他而不是她呢?牛排是十分熟,与江君越那一盘六分熟还沁着血丝的完全不一样,幸好他这样安排了,否则她一块也不会吃。

一块才出炉的面包和一根火腿被吃光后,蓝景伊这才觉得自己有些饱了,端起咖啡惬意的抿了一口,那边,江君越已经拿起湿巾擦起了唇,动作优雅而从容,宛如君王一般,“伊,三分钟后抵达目的地,不管发生什么,不许闹不许跟我胡搅蛮缠。”蓝景伊白了他一眼,“我是那样的人吗?相反的,倒是你才是胡搅蛮缠的人呢。”就是他胡搅蛮缠的缠着她的好不好?“好,是我不好,喏,这个给你,收好,密码你知道的,跟密码锁一样。”江君越说着时,已经从一旁的黑色超大皮夹里抽出了一个信封递给了她。

“什么?”蓝景伊迷惑,不知道他给自己的是什么。“下车再看。”“好吧。”她现在已经学会不去好奇了,不然,他可以让她时时去好奇。“来,亲一下。”他朝她俯过了头,光影迷离中蓝景伊只觉他的俊脸在放大,他深邃的眼神让她避不过的就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随即移开,刚好,车速缓下,随即,车停,他微笑的看着她,“下车吧。”蓝景伊想也没想的就下了车,抬眼一看才知道迎面的建筑物是医院,“来这里干吗?”江君越朝一旁的一个女子道:“带她去吧。

”女子便下了车,“蓝小姐,我叫罗丝,我带你过去。”很纯正的中文,若不是长得一头金发还有白色的皮肤,蓝景伊甚至会以为她是中国人。“好的,谢谢。”“蓝小姐请随我来。”于是,罗丝在前引着她,她便在后紧跟着往医院的方向走去。也不问了,反正进去就什么都知道了,但是,这每走一步她的心都是狂跳着的,是妈妈吗?妈妈又住进医院了?因为来时,江君越说过要带她去见妈妈的。等等,江君越呢?蓝景伊倏的停住,回头时那辆白底薰衣草的房车却已然没了踪影,“罗丝,他呢?”直觉告诉她,罗丝什么都知道。

“哦,江先生去机场了。”“去机场了……”蓝景伊喃喃了一句,随即炸毛了起来,“他要回国是不是?”然后,只扔下她和妈妈在这里?她有些不能相信,不相信他的不辞而别,可是又不对,刚刚,他让她吻他的那一下就是吻别?很特别的吻别方式。“是,江先生要回国了。”罗丝很平静的陈述着一个事实,蓝景伊这才发现那个最傻最笨的人一直都是自己,原来,只有她一个人不知道,原来,他早就决定要走了。这样的离开,却绝对不是惊喜。落寞的随着罗丝进了医院,到处都是让她陌生的人,幸好有罗丝在,虽然她也是刚刚才认识罗丝,可是罗丝是江君越介绍给她的人,仅凭这一点,她看着罗丝就亲切了。

乘坐电梯,徐徐抵达医院的住院部,当电梯停在那一个楼层,当她随着罗丝走出去,当看到肾内科的牌子时,她的心口一直在剧烈的跳动着,妈妈的病不是好了吗?若不是好些了,T市那边的医院也不会让她出院的,可是现在,为什么妈妈又住了进来?一大堆的疑问,却无从问起。罗丝停在了一扇门前,蓝景伊抬头看看门牌,是医院的VIP病房。轻轻的推门,门内一片安静,病床上,蓝晴正眯着眼睛躺在那里,可,即使是很轻的开门声还是惊醒了她,她徐徐睁开眼睛,看到是蓝景伊的时候眼睛一亮,随即又黯了下去,“谁让你来的?”“妈,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好些了吗?怎么又进来医院了?”蓝景伊冲到病床前,身体酸软无力,妈妈还病着,这是为什么?“没事,早就知道的病了,坐吧,既然你来了,那就陪着妈安静走过这最后的时光。

”平静的声音,不带任一丝的波澜,显然,蓝晴早就知道。“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一起瞒着我?”蓝晴虚弱的抬手,指尖滑过蓝景伊的脸颊,“原本我还想撑着,还想带着你四处逛逛,可是……”可是昨晚一住进了医院,一检查才知道,原本的病症已经相当严重了,现在,即便是透析也解决不了问题了,可是,她真的很遗憾呀,那个男人,一直都没找到,贺之玲不许她留在T市,她就不留,她也想四处走走,总是期待在某一个时刻某一个地方会突然间的遇到他,现在,那也只能是她的一个梦想了,“伊伊,是妈连累了你。

”从法兰克福来的路上,她的病就加重了,甚至,还尿血,只是,她一直都没说。“妈。”蓝景伊紧紧拥住了蓝晴,这个时候,她终于明白了一些什么,也明白了那个男人说过的‘不管发生什么,不许闹不许跟我胡搅蛮缠’,那么,妈妈的病一定是贺之玲所为的了?他终还是偏帮着贺之玲的,不管他妈妈做过什么,总是他的妈妈,那是怎么也割不断的亲情,而她呢?不过是他的一个女人罢了。这世上,男人女人都很多。他想要哪一个女人随手一点人家就会主动爬上他的床上了。

可是,若不是他跟过来,那妈妈的病岂不是更要拖延了?这一刻,她不知道是该恨着江君越还是要感谢江君越了。陪着妈妈聊着天,时间过得飞快,手机,忽而就响了起来,看看那号码,她恨得咬牙切齿,蓝晴却是歪头一看,“是君越的,快接,那孩子真好。”他妈妈贺之玲都这样对蓝晴了,可是蓝晴还是一样喜欢他,真不知道江君越给蓝晴灌了什么**汤,她接起,“有事儿?”“要上飞机了,亲一下。”“你……”蓝景伊瞬间脸红,蓝晴还在身边呢,也不知道听没听到手机里的他的声音,蓝景伊只好站起来走到病房的阳台里,“你流氓,我妈才在呢。

”压低了声音小小声的,对这男人,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好了。“来,亲一下,不然,来不及了,要关十几个小时的手机呢。”蓝景伊手拿着手机紧贴着耳边,却怎么也不好意思发出那样的声音,“算了,那我亲你好了。”随即,他来了一个响响的飞吻的声音,“挂了,好好照顾晴姨。”挂了,真的挂了,留给她的只剩下了手机里的盲音,她听着,却怎么也舍不得放下,仿佛就这样听着那盲音就能嗅到他身上的味道似的。打开他送给她的信封,里面是两张卡,全都是他的名字的卡,一张银行卡一张信用卡,里面,还夹带了一个小纸条,她展开一看,只见上面写道:伊,信封里的卡随你用,一个里面有你要借的一百万,记得以后见到我要给我打欠条哟,至于另外一张信用卡,随便你透支使用,那是我的副卡,嗯,你现在就是我的附属品了。

后面,就是一个夸张的大笑脸,超欠扁的,可是她现在想要扁他也不可能了。他已经远在天边了。眼睛潮潮的,足足在阳台里停留了有几分钟,她才敢回病房去陪着妈妈。妈妈的一切都被安排的井井有条,罗丝安排好了一切就离开了,医院里的医药费已经交了一万欧元,那就是约十万人民币左右,就是住一个月的医院也够了。蓝景伊安心的陪着妈妈在医院里,医生说只要****病就可以痊愈了,可是,她的肾与妈妈的不匹配,一时之间又到哪里去找肾源呢?其实,以前在T市的时候蓝景伊就让人去找过,以备不时之需吧。

却,一直都没有消息,妈妈的嫡系亲属只有一个妹妹还在世上,可是那个妹妹已经很多年没有消息了。只两天时间,蓝景伊却觉得仿佛两个世纪那般的漫长,得知了妈妈的病况,她心里越发的难受,现在想起离开T市的那家医院时,怪不得那个医生说起话来有点吞吞吐吐,看着蓝晴的样子象是怎么也不放心似的,他早就知道吧,甚至于,还帮着贺之玲在出院小结上做了假总结。医生,都是这样没医德吗?这个时候,江君越应该已经早就回到了T市了吧,她突然间很想听听他的声音,很想很想。

医院外的马路上,梧桐树影依旧斑驳的撒落,蓝景伊走在树影间,手里的手机已经不知道抛起落下多少次了,终于,她下定了决心拨通了那串熟悉的号码,虽然没有打过几次,可是,她已经默记在心中了,就象当初记住了简非离的号码一样。悦耳的手机铃声就在耳边,心如擂鼓一样的跳动着,终于,那边接起了,“倾倾……”她随口唤道。“打错了,这不是什么倾倾的号码。”“啪”,那边挂断了,却,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她打错号码了?可是这号码她一直存在手机里,从来也没有变过。

是江君越的,就是江君越的。没错,绝对的没错。可是那女声……蓝景伊一时之间微微的有些慌了,或者,是他手机丢了?蓝景伊试着再次拨了过去,这次,那边一下子就接了起来,“都说打错了,这不是什么倾倾的号码,这是君越的号码,你听不懂吗?”“啪”,手机再度被挂断。但是,‘这是君越的号码’这几个字却怎么也无从拂去了,也印证了那号码果然是江君越的号码,却,是一个女人替他接的,什么样的女人才能拿到他的手机呢?好象,他的手机都没给她用过一次。

蓝景伊站在梧桐树影间,抬首,透过树梢刚好看到远天的星子,闪闪烁烁间却再也不再明亮。走回医院时,她已经随手删了那个号码。她没有要跟他闹,她也没有要跟他无理取闹,只是突然间就后悔了,或者,从开始到现在,都是他一直在牵着她的鼻子走,她从来都是被动的承受着他所给予她的一切。…………………………我是心酸酸的分界线…………………………时间,过得真快,恍恍惚惚中一个星期就过去了。蓝晴的精神一直不好,每天除了吊水就是蔫蔫的躺着,看着,让蓝景伊不觉心酸,有时候,她真想替了妈妈,可是,这世上,就是病痛最让人无奈,来了,躲也躲不掉。

“医生,有没有遇到肾源?”每天早上,蓝景伊第一件事就是冲到医生办公室里追问肾源的情况,这是蓝晴现在唯一的希望了。“真报歉,暂时还没有,我们正在竭力寻找。”她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每一天都是相同的说辞,可是,她也怪不得医生,肾源这东西,可遇而不可求,第一是要有,第二是要与妈妈的相匹配,可,说起来简单,真正找起来却是万万分之一的可能,太难了。从医生办公室出来,蓝景伊的心又一次的乱了,这是每天都要经历的一种煎熬,去往妈妈的病房,每走一步,都是那么的难过。

“叮……”是手机短信提示音。蓝景伊下意识的翻起手中的手机,粉红色的手机,这还是江君越送给她的,打开短信,却在入目的时候,她怔在了原地。那是彩信,“叮……”又是一声响,又一条彩信发过来了。照片,是一张又一张的照片。透过那些照片,她才发现那些照片的背景应该是T市的机场,因为,她看到了机场上T市的字样,而照片里的内容,足以把她打入十八层地狱了。原来,他一离开她就找到了新欢,所以,早就把她一脚踢开了。蓝景伊静静的站在走廊上看着照片里微笑而幸福的挽着江君越的女子,不得不说那女子很漂亮,也很配江君越,那一身衣着更是得体,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也只有那样的女人才配得上身份显贵的江君越吧,她早就知道自己不适合他,早就告诉过自己不要与他走在一起,可是,不知不觉中就是与他走在一起了。凄然的一笑,蓝景伊合上了手机,她告诉自己不要去想那照片里的男人,可是,却怎么也甩不去那张妖孽一样的面容。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蓝景伊蜷缩的坐在走廊墙边的长椅上,再也无力走回医院去。呆呆的坐了两个多小时,妈妈的电话打过来了,她消失了这么久,妈妈能不担心吗,“妈,我逛超市呢,你要不要买点什么东西?我一会儿就回去。

”她尽可能的愉悦着声音,可是心,却是在滴血。蓝晴什么也没要,只要她早些回去。挂断电话,擦干了眼泪,她是该回去了,真的不能让妈妈担心的。去买了几个苹果,不然,去超市什么也没买妈妈一定会多心的,进了医院便去了公共卫生间洗了把脸,脸色这才好了一些,只希望一会儿看见妈妈的时候她不要多想什么。到了,蓝景伊悄悄推门而入,病床上的蓝晴已经睡着了,安祥的面容透着淡淡的微笑,而她身边的床前却赫然坐着一个男人,那男人跟蓝晴的年岁相仿,此时正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蓝晴,听见门开声转过了头,“伊伊是吗?”“你是……”蓝景伊迟疑了,毕竟是陌生人,还是她第一次见,即便是妈妈许他进来她也还是有些狐疑。

“哦,我是乔•约翰,你叫我约翰就好了,有空吗?我想跟你谈一谈。”约翰压低了声音说道。蓝景伊看得出约翰神情上的凝重,似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她说,“好。”两个人一起出了蓝晴的病房,走到了走廊尽头的公共阳台坐了下来。“约翰先生,您说吧。”“哦,是这样的。”似乎是有些难于启齿,所以,约翰顿了顿才又道:“有人找上我说他可以提供给你妈妈肾源。”“真的吗?”蓝景伊的眼睛一亮,这一刻的她是开心的,开心的甚至忘记了江君越与那个女人挽在一起的照片。

“真的,只是……”“多少钱?很多是不是?”蓝景伊什么也没多想,只以为人家是要钱。却不想,约翰先生直接道:“不是,人家只讲了一个条件。”“什么条件?”隐隐的,蓝景伊也觉察出了不对,看来这条件应该是对她不好的。“那个人说你必须离开江君越,一辈子也不能去见他,否则,你和你妈妈都会……”蓝景伊才起的笑容顿去,这一刻的她的心是复杂的,脑海里又是闪过江君越与那女子相挽而行的照片,其实,她真的该马上答应的,可不知为什么,真的要答应的这一刻,她的心很不舒服。

“那个人说给你一天的时间考虑,若是你不同意,那便算了。”蓝景伊回头望向走廊一侧妈妈病房的那扇门,那里面,妈妈的生命正在一点一点的消逝,若是她不同意,妈妈的日子真的没有几天了。而她和江君越又能走多远呢?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即睁开道:“约翰先生,明天,我会给你答复。”也是这一刻,她突然间觉得即便是他不要她了,她也不想一辈子不去见他,哪怕,只是偶尔的见一面也好,或者是远远的也好。“行,那我回酒店等你的答复,你妈妈醒了告诉她我明天再来看她。

”“谢谢。”约翰先生走了,蓝景伊还是静坐在阳台上,若是真的有了肾源,那妈妈就可以立刻做手术了,她忽的站了起来,然后飞快的走去了医生办公室,敲门进去了,直接问道:“医生,我妈妈换肾的手术费用大概需要多少?”这些,一定要在手术前都准备好,不能出任何的差错。医生沉吟了一下,微微思考后才道:“哦,大概四万欧元左右。”“谢谢。”问到了答案,蓝景伊便离开了医生办公室,那么多钱,她也只有先用江君越的了,不管他怎么对不住自己,都是先救妈妈重要。

一夜,蓝景伊几乎没合过眼,她睡不着,脑海里一忽是江君越一忽是妈妈,乱得很。母女两个很早就起床了,“妈,约翰先生说他今天还会来看您的。”“呵,他呀,是妈妈在国外的一个老朋友,住在法兰克福的,这么老远的还来,妈真是过意不去,伊伊,他跟你爸爸以前是朋友。”或者,这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就因为约翰与爸爸的关系,所以,蓝晴才一直与约翰有来往,“妈,爸爸一定会找到的。”“谁知道呢,伊伊,妈想喝柠檬茶。”“行,那我出去买,一会儿就回来。

”蓝景伊说着便出去了,很便宜的东西,可是出去了她才想到她身上的零花钱昨天就没了,是得取一点钱了,医院里有柜元机,蓝景伊走去插了卡进去,是江君越的卡,她自己的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这还是她第一次用江君越的卡,心里真的很不自在,他已经不要她了,她却只能花他的钱,钱这东西真的是不能缺,缺了会憋死人的。输入密码,果然还是她的生日,他可以做到这么细心,又怎么会背叛她呢?这一刻,蓝景伊突的就不信了那些照片还有那个接电话的女人的事情。

可,当蓝景伊输入金额时,界面上的回应却是一句:你的卡已经被冻结了。看着那一行字,蓝景伊的心顿时无法形容了,拿了信用卡就去外面的店面买东西,刷卡,给她的提示依然是你的卡已经被冻结了。她手上的卡是江君越的副卡,那么,也就是说主卡的持有者一定知道她这副卡是被冻结了的,可是事先,他没有给她任何的知会。从昨夜到现在,蓝景伊的心就象是过山车一样,经历的是她起起伏伏的心跳,现在,她真的再也没有理由犹豫了,她还要再见他吗?不要了,再也不要了。

一辈子也不要见了。蓝景伊直接就拿出了手机打给了约翰先生,“约翰先生,昨晚你说的事情我同意了,我答应那个人一辈子也不见江君越。”至于钱,她另想办法,路是人走出来的,一定会有办法的。这世上,离了谁地球都一样的转,蓝景伊没哭,哪也没去直接就回去了医院,“妈,找到肾源了。”一推门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蓝晴,于蓝晴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真的吗?”“真的。”夢島小說網首发“太好了,我终于又有机会等着你爸爸回来了,呵呵。”这世上,就是有象妈妈这样痴情的女人,或者,这世上的女人都是如此的傻吧,就象自己也是一样,明知道那个男人不会回来不会出现了,却还是忍不住的会想他。

提供肾源的人是一个很神秘的人,他拒绝见妈妈和自己,蓝景伊也没有办法,对方提供的肾源的检测显示,果然是与妈妈的肾相匹配的,蓝景伊终于还是签了那份协议,亲手写下自己名字的那一刻,她的手微微的颤了一下,却,还是坚定的落了笔。手术定在了半个月后进行。这个时间也让蓝景伊松了一口气,她要去筹钱,四万欧元就是三十几万,对于有钱的人来说,那不过是九牛一毛的事情,可对于蓝景伊来说,这确是几头牛的问题,可她,连一头牛也没有。

蓝景伊想到的第一个办法就是借,可她无人可借。焦头烂额的思虑着,即便是天天卖血也来不及了,眼看着手术的期限一天一天的临近,那天,马路上的一个小吸引了她所有的注意力,借高利贷。她知道那东西不能沾。可是,那是救命的高利贷,所以,她一定要沾。打了电话过去,只要押了护照什么的就可以放给她,蓝景伊没在犹豫,直接的就答应了。江君越,离了他,她一样会活得好好的。快一个月没有他的消息了,快一个月没有看到他的人听到他的声音了,她也一样的活到了今天。

款,很快就贷了下来,手术那天,那个神秘的****者很早就进了手术室,可蓝景伊却一点也不知道那是谁,医院给她做了全面的保密工作。罢了,只要能救妈妈就好了,有些事儿,不是你想强求就强求得来的。夢島小說網首发手术,正在进行中。蓝景伊坐在冰凉的椅子上默然的等待着,约翰先生一早来了又离开了,他有工作,说是等手术结束后再过来。手拿着水杯,蓝景伊不停的喝着热开水,只有那热度会让她的心舒服些,时间,就在煎熬中走过,从早上到晚上,天黑了,手术还在进行中。

蓝景伊喝过了一杯杯的水,她饿了,却没什么胃口,什么也不想吃,饿就饿吧,饿不死人的,还有,她想省点钱,一下子欠了那么多的高利贷,那钱让她常常不安,很不安。等妈妈手术结束了,她就去赚钱,一定可以赚回来的,在这里工作,不会再有陆文涛那个人来捣乱了。胡思乱想着,头却有些晕晕的,那晕眩的感觉让她急忙扶住了椅子的把手,眼前开始天旋地转一般,看到有人走过,她急忙叫了一声,“救我。”随即,晕倒在了手术室外的座椅上,蓝景伊什么也不知道了。

夢島小說網首发醒来,人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输液正一滴一滴的输入到血管里,她看着走进来的护士,急忙的道:“我妈的手术结束了吗?她现在怎么样?”“这位小姐,你妈妈的手术很成功,现在正在重症监护室里观察,你就算是起来也没用,那里除了医生和护士以外谁也不能进去,还有,你怀孕了,胎儿很不稳定,若是要保胎,那就乖乖的卧床休息,若是不想要这孩子,那就赶快申请做手术,还不到两个月,可以做流产手术。”护士一边调着输液一边飞快的说过,一点也没发现蓝景伊渐渐转青的脸色。

她一直有吃药的,确切的说是那个男人给了她药,而她也乖乖的每次事后都吃了,为什么会怀孕?为什么呢?她想不通。可是怀了就是怀了,医生和护士不会跟她开这样的玩笑的。静静的看着棚顶发呆,她的思绪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她甚至再也听不清护士在说着什么了。脑子里全都是她怀了孩子的这个消息。要吗?她要这个孩子吗?幸好蓝晴在重症监护室,否则,若是被妈妈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一定担心极了。又是一整天没吃东西,好在,输液里为她补充了营养成份。

护士又来了,“小姐,孩子是保还是流你决定了吗?若是不保,你这样输液也是浪费。”蓝景伊目光迟滞的转过了头,她欠了好多钱,还是高利贷,她连还钱都成问题,又怎么来生养腹中这个胎儿呢?况且,这孩子他爸根本就没想要孩子,若不是意外,她根本就怀不上孩子。一咬牙,她轻声的道:“安排流产吧。”“唉,真是可惜了,还是双胞胎呢,这要是生出来,多招人喜欢呢。”护士摇摇头,便朝着门外走去。“你……你说什么?”蓝景伊叫住了护士,回味着护士才说过的话,“你说我怀的是双胞胎?”“嗯,还看不出是男是女,说不定是龙凤胎呢。

”似乎,龙凤胎是每一个女人的向往,只为,遭一次罪女儿儿子都有了,那是每个母亲都希望的,而蓝景伊自然也不例外。这一刻,她又想要留住这两个孩子了,不管这两个孩子的生身父亲是谁,只要是她生的,那就是她的孩子,更是她生命的延续。这一刻,她忽的又改变了之前的决定,“护士,保胎吧,不用申请流产了。”这一瞬说出这个决定,她忽而长舒了一口气,手落在小腹上,两个宝宝,妈妈会留住你们,一定会的,即便是吃糠咽菜她也要把他们生出来。

蓝景伊开始进食了,渐渐的身体好了一些,下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妈妈,妈妈还在重症监护室里,手术后的这几天是最为关键的时期,若是换上的肾与妈妈的身体不融合,那么,会有强烈的反应的,所以,医生和护士谁也不敢马虎了,都在全力的监护中,隔着玻璃看着里面卧在病床上的母亲,这一刻,她突然间觉得,其实,活着就好,活着,就有希望。几天后,妈妈终于熬过了那最最关键的时期,也终于出了重症监护室,蓝景伊推着轮椅带着妈妈走在医院的园子里,看着哪里都是舒心的,花草树木,青葱翠绿,真好。

蓝景伊走得极慢,想着肚子里的小宝宝,她的心是温柔的,似乎,在知道这两个孩子的时候,她的心便被他们填的满满的,甚至于最近几天都没再想起江君越那个人的存在了。“伊伊,最近怎么没见你给君越打电话呢?是不是小两口闹矛盾了?若是的话,妈可要说你了,不要太任性,这男人呢,你总要给他留些面子的,不然,说走呀就再也不见踪影了。”“妈,你说的是我爸吧,妈,我爸叫什么?”“你爸呀,他是个混血,呵呵,可帅了呢。”“妈,我爸以前是做什么的?”眼见蓝晴不肯说出爸爸的名字,她也不便追问,妈妈愿意说多少就多少吧。

蓝晴的脸色就黯然了下来,“不说他了,再说他他也不会出现,他的心可真狠。”“妈,你就说说呗。”长这么大,这一次是蓝晴跟她说起爸爸说的最多的一次,她真的很喜欢听也很爱听,自己的父亲呢,她居然从没有见过一面,虽然有些恨,可是,那终是与她有着血缘关系的父亲。夢島小說網首发“不说了,妈累了,咱们回吧,伊伊,听妈妈的话,一会儿上楼就给君越打个电话吧。”又来了,妈妈今天似乎是跟‘君越’这个名字耗上了,可是,她听着却是那么的别扭,那个男人,她再也不会见他了,只为,她签下了那份协议,只为,他对她做过的所有的一切。

那个男人不值得她去爱,一点也不值得。蓝景伊往回推着轮椅,不远处飘来一股烤面包的香气,那是以前她最最爱闻的味道,可是此刻,那味道一飘过来,她的胃里忽的一阵翻江倒海,急忙的跑到一株树下蹲下去呕吐了起来,小东西,是不是以后出生了最不喜欢的就是面包?抑或是最喜欢面包呢?手抚着小腹,吐过了正要站起来,忽然,一道身影斜斜的洒在了树干上草坪上,“伊伊,你怎么了?”那啥,咱倾倾很快就会出现了,来吧,掌声热烈点欢迎下那个坏家伙,居然那么久了也不出来!http://www.zk258.com提供。

小说索引:总裁是匹狼前夫勿扰全文阅读,总裁是匹狼前夫勿扰最新章节,总裁是匹狼前夫勿扰免费阅读,总裁是匹狼前夫勿扰,阿伊小说,都市小说
阅读提示: